第六百七十一章 挤挤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长宁帝军第六百七十一章 挤挤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天朝会上宣读了陛下的旨意,孟长安在诸军大比之后将返回北疆,于息烽口建立兵营招募新兵,继续与黑武国长公主阔可敌沁色交涉,沈冷则在诸军大比之后返回巡海水师,协助庄雍清剿三国余孽。



  这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也没什么稀奇的。



  可是韩唤枝却隐隐约约的在这旨意里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陛下之前提过是想让沈冷和孟长安都去北疆练兵,可昨日和老将军苏茂谈过之后就变了,陛下的决定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更改?只能说陛下一开始就打算让沈冷南下,借老将军苏茂的口说出来而已。



  想想看,很多人都知道沈小松南下如今就在求立之地,这个时候如果让沈冷南下朝臣难道就不担心?以庄雍和沈小松的关系,那两个人在海外飞地筹谋什么谁能知道,再把沈冷放回去,似乎确实不妥当,这是大忌。



  可由苏茂说出来,陛下采纳,这就不一样了。



  然而韩唤枝担心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他担心陛下还留着后手。



  诸军大比的日期也已经定了下来,参加诸军大比的人都在长安,其实随时都能开始,好歹也要选个吉利些的日子,于是就定在三月初九,钦天监的人说那天百无禁忌。



  朝堂上,旨意宣读完,诸军大比的日期定下来之后风向忽然又变了,沈冷在朝会上被御史台的人参奏的体无完肤,陛下责令他闭门思过的那些天他屡屡抵抗皇命外出,这事纵然有前因后果也不行,旨意就是旨意,便是陛下也不能再惯着,说是抗旨不尊的大罪也可,可朝臣都知道总不能把沈冷处死吧陛下也就是做做样子,哪个不知道陛下偏爱沈冷偏的厉害,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陛下的样子做的那么狠。



  沈冷被降为正四品,暂代巡海水师提督一职,爵从一等侯降为三等候。



  这处置比他在东疆擅自对渤海国开战还要狠的多,一时之间朝臣们都没有反应过来,从正三品与诸卫战兵将军相同的位置降到正四品,那就与巡海水师副提督王根栋一个级别了。



  沈冷倒是没什么在乎,这事就算是再发生一次他还是会那么干。



  东暖阁。



  皇帝看了一眼沈冷:“可有怨言?”



  沈冷摇头:“臣无怨言。”



  皇帝嗯了一声:“若有就说。”



  沈冷还没开口呢,皇帝接着说道:“说出来,朕也就能把你降到正五品。”



  沈冷张了张嘴,忍住。



  皇帝摆了摆手示意代放舟出去,代放舟带着东暖阁里伺候着的下人躬身离开,屋子里只剩下君臣二人,皇帝的视线回到奏折上,一边批阅一边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这次朕罚你罚的狠了?”



  沈冷:“臣有错在先。”



  皇帝哼了一声:“你到了南疆之后告诉沈小松,也告诉庄雍,朕给的随时都能给,朕想拿掉的随时都能拿掉,你不需要懂朕说的什么意思,只需原原本本的告诉那两个人......他们想做什么都好,朕若是看着不顺眼了,他们做什么都白搭。”



  沈冷心说陛下你想敲打那两个,罚我?



  再说为什么敲打那两个?



  皇帝道:“此去求立一来一回就要一年,两年以后朕就要对黑武开战,你有一年时间在求立肃清叛乱,顺便再给朕带过去一道旨意,半年之内庄雍给朕回长安来,求立南理窕国三地交给海沙,他受了伤,受了伤就该回来修养,如果不愿意回来修养,那朕就让他在求立清清闲闲的修养下去。”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你回来,朕给你留着你已经有的一切,你不回来,朕就把你贬为庶民。



  沈冷后背一阵阵发寒,陛下很少用这么严肃甚至可以说狠厉的语气和他说话,从他第一次见皇帝到现在,他终于感受到了来自皇帝的压力,何为帝王?一言可定荣华富贵,一言也可定生死成败,沈冷不知道沈先生和庄雍在求立那边做了些什么,竟然让陛下如此震怒。



  皇帝看了他一眼:“你有些冤枉了。”



  沈冷“啊?”



  皇帝看他反应,忍不住微微摇头。



  不过皇帝也不打算解释什么,也忍着自己心里的不忍,他知道沈冷是冤枉,很冤枉,沈小松南下做什么沈冷应该完全不知情,可不知情归不知情,他要敲打庄雍沈小松,还是得拿沈冷下手。



  “茶儿可随军。”



  皇帝狠着心继续说道:“两个小家伙送到宫里来,珍妃带着,里外不过是两年时间而已,孩子也到了启蒙的时候,在宫里的话赖成也能随时指点。”



  沈冷脸色猛的一变。



  陛下是在怀疑我什么?



  这个念头从沈冷心里一冒出来就阻挡不住,可自己有什么值得怀疑的?说的好听些把两个孩子接进未央宫里是圣眷,是莫大的殊荣,可说的难听些......皇帝是把那两个小家伙扣在未央宫里了。



  “去吧。”



  皇帝摆了摆手:“不用担心孩子,你好好领兵就是了,两年之内不能肃清那三地海患,朕就让你去四疆四库随便一个地方做教习。”



  沈冷垂首:“臣遵旨。”



  皇帝不再说什么,沈冷躬身退了出去,走出未央宫的时候脑袋里还嗡嗡的,他是真的不明白皇帝突然这样是为什么,他虽然也觉得沈先生南下不对劲,可根本就没有去想过沈先生南下是在为他打根基,他不得不去思考,到底沈先生和庄雍在求立做了些什么以至于陛下如此生气,这已经不是敲打那么简单的事了,庄雍说是回京修养,实则被陛下罢免了兵权。



  陛下给庄雍的旨意表面上看褒奖之极,进大柱国,爵一等公,位极人臣,可是没有兵权的位极人臣说到底也只是个闲散人罢了。



  回到将军府里,他不得不面对茶爷,不得不将陛下的旨意说出来,他很清楚茶爷知道两个孩子要被送到宫里两年不能见是什么心情。



  茶爷听完之后脸色有些发白,沈冷不知道沈先生南下去做什么可她知道,陛下的这态度已经很明白,那就是陛下也知道。



  这不是敲打,而是警告。



  “我没事。”



  茶爷努力笑了出来:“珍妃娘娘待两个孩子那么好没什么可担心的,就怕啊咱们回来的时候那两个小家伙已经胖到我们都认不出来呢,珍妃娘娘可着劲儿的疼他们,那两个还不翻天覆地的。”



  沈冷也跟着笑:“是啊,珍妃娘娘那么疼他们,还不得惯着。”



  说完之后沈冷张开双手,茶爷随即抱住沈冷,使劲儿忍着,使劲儿忍着不哭,哪里忍得住?



  沈冷难过,可他很清楚和做娘的比起来,他的难过不算什么。



  很久之后茶爷从沈冷怀里离开,擦了擦眼角:“我去给他们收拾衣服玩具,可要装不少呢。”



  沈冷嗯了一声:“我帮你。”



  未央宫。



  皇帝看着面前有些怒容的珍妃,在沈冷面前还一脸威严的他此时慌得一批,他看了一眼代放舟,代放舟连忙带着人又退出去。



  皇帝起身拉着珍妃坐下来,走到珍妃身后揉着珍妃的肩膀:“别生气别生气,朕也只是想敲打一下庄雍和沈小松,这两个人在南疆过分了,朕知道沈冷并无二心,也知道那两个家伙对朕不会有二心,可他们已经有些忘了什么是为臣之道,朕是皇帝啊,朕总不能看到了也装作没看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他们乱了规矩就得敲打。”



  珍妃:“那为什么让茶儿也南下?”



  皇帝连忙解释:“茶儿冷静,心思缜密,让她跟着沈冷南下的话能多规劝,难道你不知道?能降住沈小松的人不多,沈冷降不住他,可茶儿能......朕的旨意稍确实显狠了些,不狠不行,由着他们胡来,就会坏了朕的大计。”



  珍妃长长吐出一口气:“我知道陛下的决定都是对的,只是心疼茶儿心疼那两个孩子,这么小就要两年见不到娘,多可怜?他们两个睡觉都得枕着茶儿的胳膊,一下子看不到了,那两个孩子得哭成什么样子?”



  皇帝道:“朕不是没有想过,可你看看,被娘惯坏了的孩子都什么样?太子......”



  皇帝的话说了一半又忍住,摇了摇头:“朕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都变得离开娘不行,女孩子还好些,男孩子唯娘是从将来怎么可能会有大格局,不光是他们俩,二皇子也要如此,朕已经派人去知会过懿妃,让她把二皇子交给你来带。”



  珍妃脸色一变:“这样不好。”



  皇帝:“朕说了算,好不好的朕知道......就都在你宫里吧,朕让赖成和老院长每日抽时间过去教他读书写字,让卫蓝先给他们打打基础,等再过两年,让澹台亲自指点他们武艺,原本是想着有沈冷在就好办些,谁叫他摊上沈小松那么一个师父。”



  珍妃又是一声长叹:“惯着的时候你把他惯的迷迷糊糊,心狠的时候又把他罚的迷迷糊糊。”



  皇帝看了珍妃一眼:“你心里不好受,朕也一样,可朕不能由着他们来。”



  珍妃点了点头,起身:“我回去让人收拾一下,三个孩子住过来,总不能凑合着。”



  皇帝跟着往外走:“朕也去。”



  珍妃:“你干嘛去?该干嘛干嘛。”



  皇帝回头看了看桌子上的奏折,基本上都已经处理完,所以傲娇的哼了一声:“朕非但要去,朕今晚还不回来了呢。”



  珍妃脸一红:“没你地方!”



  皇帝:“挤挤。”



  往外看了看,凑到珍妃耳边压低声音说道:“上下挤挤总有地方吧?”



长宁帝军 https://www.pinsuge.com/Read/482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