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长见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昌宫作为仙界最为突出的建筑,是数百万修仙者敬仰的圣殿,登高而望之时,唯见金碧辉煌的宝殿,飞檐之下铜铃倒挂,微风清拂,便有叮铃脆响。

  一路畅通无阻,每逢有侍卫询问,阿逸报上姓名,便有人前去通报,但却不是报去仙帝那里,而是一姓周的管事受理,不多时便有下人前来引路。

  “逸,你到底打了什么主意,非得去面见仙君?”

  蔚彩一路上憋着疑惑,毕竟阿逸到此时也还未说明来意,若只看表面,还以为是来砸场子的,但这里可是仙宫,怎么可以胡作非为?

  “哎,蔚姐姐多虑了,我也就是来参观参观,如何就非要做些什么?别多想了,随我去见识见识大世面。”

  阿逸巧笑着,随着身着银色盔甲的侍卫上了一处阁楼,上边空无一人,却是一处风景秀丽的赏光之处,陈设有梨花大理石,案上有各色法帖,并数十方宝砚。

  蔚彩也细细观赏一番,望着一副悬挂的墨画之上的对联道:“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

  倒是十分应景了,观望阁楼之外,与连城的碧瓦屋舍勾连一片,又有清幽的白玉兰林交相辉映,林间还有一条碧波荡漾的小溪流,四周仙气磅礴,深吸一口,竟是有无边的灵力入怀。

  “各位久等了!”

  两人正欣赏着引人入胜的风景,身后传来了一声爽朗的笑声,转头一看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但观之面色却红润鲜艳,可谓是鹤发童颜。

  阿逸拱手抱拳道:“辰逸见过前辈,不知我等可否见仙帝一面?”

  这话来得直白,但老者也没表现出来什么,只是道:“仙帝公事繁忙,恰逢是仙君陵墓开启的时间,故而更是抽不出身来,还请辰公子见谅,有什么话和我这管事说也是一样。”

  见他笑得慈祥,阿逸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道:“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哦,老夫姓周,名康泰,是仙帝家仆,不知辰逸小兄弟有何话要与仙帝面谈?”

  老头抚着他的白胡须,虽然看不出和平常老头有何区别,但却有一股深刻的道韵深藏,仙风气质稍微显露,便已经羡煞旁人。

  阿逸点点头,拂礼道:“晚辈从四方界来,有一好处讲与仙帝,不过主要还是想来拜访仙帝,还请周老前辈成全。”

  “好处?”

  周康泰哈哈一笑道:“仙帝已入无欲之境界,大约是没有任何好处能惊动他了,若辰小兄弟如此说,恐怕老夫是搭不起纽带了。”

  “额...”

  这话倒是在理,人家仙家之辈,何必要听自己这胡言乱语呢?

  故而阿逸轻笑一声,故作神秘道:“周前辈有所不知,修神界如今战乱纷争使得生灵涂炭,但我有一计可定江山乾坤,更可帮仙帝得些好名声,不知这可否让仙帝听我一炷香时间的策论?”

  “四方界的事——也轮不到仙帝理会,小兄弟还是走吧,免得我家公主来扰你清净。”

  老头子语不惊人死不休,但是转念一想,或许是刚才与公主斗嘴的一幕引起了这老头子的兴趣呢,否则怎会和阿逸啰嗦这般久?

  但见不到仙帝,就没了好处,阿逸自然不干这种虎头蛇尾的事情,立马摇摇头道:“我不相信前辈说仙帝无欲的话,既然无欲无求,何必手握这仙界生杀大权?不如交出权利来,让我等这些晚辈也享受...”

  “大胆!”

  一旁周康泰的侍卫持剑审视着阿逸,怒不可遏道:“妄论仙帝,当是死罪!”

  说着他已经拔剑相向,剑锋横指阿逸时却被周康泰拦了下来,周康泰哈哈一笑,颇为认可道:“此话不假,但往后还是莫要轻谈仙帝。”

  “晚辈明白。”阿逸倒是颇为虚心,免得被人抓住了把柄。

  “你也无须挑我的话,试问,小兄弟如今的位置,何以见得仙帝?”

  周康泰一点也没有受到阿逸激言的影响,反倒是慈笑道:“你回去吧,总有相见之时的。”

  话都说到这里了,阿逸要是再强求就是无赖,只能吃瘪似的点点头,准备拱手告辞。

  “你站住!”

  身后传来一声娇喝,十分的熟悉,正是刚才那公主的婉转嗓音,听来是那般的舒服,但却是满怀着怒气和嚣张,阿逸也无所畏惧的转过头来道:“公主,小的不走,您来了,我还走什么?”

  看去,这聪明而刁蛮的公主身边,还有一位身着华衣玉饰的公子哥,论长相却也是万中无一,唯一不协调的便是他接近六尺身高,竟是比阿逸高了半个头。

  “听说你欺负我姐?”

  此人奇就奇在虽然一身彪悍的肉体,身躯刚健有力,然而却长得俊气逼人,行为言语也算温文尔雅,并不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凶恶。

  阿逸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嬉皮笑脸道:“小的怎敢欺负公主殿下,只是十分的爱慕公主的美貌,愿意为之粉身碎骨罢了。”

  “哦?是吗?”

  那皇子配饰的男子深信不疑的点点头,莫名一笑道:“我姐这几日被父皇限制了灵石,有些周转不灵,还望你借与我姐二十万灵石,我姐会记住你的。”

  这怎么像是在抢钱呢?

  见招拆招罢了,阿逸轻笑道:“能借灵石给公主,是小人的福分,只是小人远道而来,身上并无灵石,等几日我若是有了,定然送来给公主救急。”

  “你说得好听!你出去了还会跑回来不成?”

  公主气的眼眶发红,想来堂堂仙帝之女,却被陌生男人耍得团团转,岂有此理?

  “姐姐稍安勿躁。”

  英武健硕的男子拱手扬嘴一笑道:“听姐姐说你叫辰逸对吧?你想要面见父皇,何不找我姐姐说明白,非要循规蹈矩?”

  “哦?这倒是。”

  阿逸被他一点,倒是有些道理,不由得深看了他一眼道:“不过小的确实没有灵石,否则定是要送予公主的。”

  话题又回到了起点,男子嗤笑一声道:“这般,你哪日拿来二十万灵石,我姐姐就带你去面见父皇,如何?”

  “大皇子不可!”

  周康泰对着男子一喊,见到阿逸看他,便马上接道:“因果之道,不可轻易逾越,更何况帝上道远,不是寻常儿戏,帝上也不会答应的。”

  原来是大皇子,不过大皇子叫公主姐姐,那么这公主也就是大公主咯?

  只见大皇子皱眉想了想,抬头时道:“既然如此,那还请辰逸你哪里来哪里去吧。”

  “诶?”

  公主疑惑着,拉了拉她弟弟的胳膊道:“皇弟,你不是来给我报仇的吗,怎么能放他走?”

  阿逸也在一旁附和道:“别呀,我第一眼便被公主的美态所吸引,面见仙帝倒是其次...额...我还不知道公主芳名呢,怎可一走了之?”

  “你!你这无耻之徒还想知道本公主的名讳,快滚吧,杀你还脏了我的手!”公主怒不可遏,气的全身发抖,她或许想不明白,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皇子翻了翻白眼,冷声呵斥道:“辰逸是吧,今日暂且放过你,全是看着我姐姐的面子上,他日你若再出言不逊,我要你项上人头!”

  阿逸还能说什么,只能阿谀奉承道:“多谢皇子开恩,小的谨记,告辞!”

  转头再拜想周康泰道:“多谢周前辈款待,辰逸告辞。”

  “慢走不送。”周康泰乐呵得笑着,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不关他这奴仆的事一般。

  ...

  走在回去的路上,阿逸一言不发,蔚彩问什么都不回答,直到快回苏玥定下的客栈之时,阿逸才谨慎地环顾四周道:“蔚姐姐想问什么就问吧,过期不候哦。”

  蔚彩一脸无奈,整理了思绪道:“逸你为何要面见仙帝?又为何要去招惹公主?他们又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放我们出来?”

  “没了?”

  阿逸还当是什么大疑问,让蔚彩纠结憋屈了一路,就看见蔚彩想了想又道:“又为何一直不和我说话,我还以为你伤心了呢?”

  “蔚姐姐这是担心我?”

  阿逸得了便宜还卖乖,笑嘻嘻道:“这样,我一个一个解释。”

  “首先,面见仙帝是我来仙界的一出计划,若是能说动仙帝为我助力,称霸修神界便如探囊取物。”

  “其二,招惹那小女孩,并非是为了引起仙帝的注意力,而是无聊了,戏弄下她,你当时不也在场吗,她阻止下人自由恋爱,罪大恶极!”

  “其三...”

  “等等~”

  蔚彩打断了阿逸的话,一脸不相信道:“真的只是愤世嫉俗之举?我怎么看都像是逸你在奉承那小公主,我可是看出来了,那小公主看似暴跳如雷,实则是高兴坏了,别敷衍你蔚姐姐啊?”

  “是吗?”

  阿逸不置可否的笑笑:“蔚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至于第三点,我只能说那皇子不是一般人,他想让我欠他人情呢。”

  “唔~”

  “这么说,他岂不是个聪明人?”蔚彩后知后觉,心有余悸道:“若是他今日要置我们于死地,那...”

  “嗯。”

  阿逸肯定得点点头,却又有些疑虑道:“至于他为何要让我欠下人情,我便不得而知了。”

  蔚彩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疲惫道:“去一趟虎狼之地,弯弯绕绕堪比药门内斗了,说来说去还欠了皇子的人情,真是烦人。”

  阿逸抿嘴苦笑,走到蔚彩身后缓缓揉捏她的太阳穴,帮她缓解烦忧道:“至于为什么回来时不和你多言,是怕隔墙有耳。行了,别多想了,至少长见识了不是?”

尊圣杀 http://www.pinsuge.com/Read/5404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