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警觉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昆仑侠第二百四十四章 警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沂蒙和刘昆仑被护士赶出了手术室,这时苏容茂祖孙也醒了,医生告诉他们同样的话,病人暂时脱离危险,但是脑部受到重创,可能永远也醒不来了。

  苏颜嗷的一下大放悲声,苏容茂强撑着处理后续事宜,刘沂蒙对韦康说“你留下帮忙,我带小弟去找苏晴的魂。”

  刘昆仑带着四姐驱车赶到事故发生地,交通已经恢复正常,但损毁的护栏还没修好,道路看不到刹车痕迹,下面的庄稼地一片狼藉,但跑车的残骸已经被吊走,现场只残留了一些碎片和油渍。

  时值冬日,旷野一片枯黄,风声呼啸,两个人四下寻找,准确的说是刘沂蒙在寻找苏晴迷失的魂魄,可是这儿方圆几百米连孤魂野鬼都没有,苏晴的魂不知道飘零到何处去了。

  刘昆仑欲哭无泪,苏晴是他的初恋,是他刻骨铭心的一段回忆最重要的人,她也是个可怜的命苦的女人,不满二十岁家破人亡,然后遇人不淑,后来好歹过安定的日子,家庭又非常不幸,如今红颜薄命,不知魂归何处,自己却无计可施。

  ……

  王锡之在飞机睡了一觉,醒来后已经抵达苏黎世国际机场,他做了个噩梦,梦到妈妈在天飞着追自己,却怎么也追不飞机,最后远远地消失在云层深处,那绝望的眼神让人心碎,他摸出手机想打个电话报平安,可是手机没电了,无法开机。

  马君健说没关系,等见到你父亲再给家里打电话,王锡之点点头,跟着机组下飞机,过海关,但是并不出机场,另有一架直升机等着载他前往洛桑。

  洛桑是瑞士的一座城市,王海昆住在洛桑大学医学心,在这里接受全球最顶端的治疗,在见父亲之前,王锡之先要接受全面的消毒,沐浴更衣,从里到外换新衣服,跟随医护人员来到病房。

  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复合材料的墙壁和一体化家具让人联想到太空船,王海昆坐在轮椅,面对窗外的树林,安静祥和,听到儿子进门,王海昆回头,慈祥的笑了,他操控轮椅转过身来,王锡之这才意识到,父亲真的瘫痪了,从此不再能陪自己打球跑步,虽然他本来也没陪过。

  “推我到花园里走走吧。”王海昆说。

  王锡之嗯了一声,前试图去推轮椅,但父亲却自己操控电动轮椅径自向前去了,搞得儿子有些尴尬,想象父慈子孝的场面哪去了,不过转念一想也能理解,父亲一辈子要强,当年也曾瘫痪过,后来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居然自愈了,想必这次的受伤也不会给他造成太大的心理冲击。

  电动轮椅智能高端,操控精准,医院的所有通道都是无障碍的,可以一路畅通,病房楼下的花园里空无一人,灌木有些残雪,父子俩在这里展开一场对话。

  “我身体每况愈下,要准备交班了。”王海昆说。

  王锡之笑了“老爸你开什么玩笑,你才四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现在医学发达,没什么治不好的病。”

  王海昆说“我年轻的时候太过孟浪,搞得遍体鳞伤,老了,撑不住了,以后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本来我想放你在外面历练几年,现在看来不合适,待在近江你的眼界太窄,你妈这个人也太固执,唉,不说她了……”

  其实此时王海昆已经得知苏晴出车祸的消息,只是还不想告诉儿子,怕影响了彼此谈话的心情。

  “儿子,你长大了,选择权在你。”王海昆炯炯目光看着儿子,“留在爸爸身边吧。”

  王锡之面露难色,本来以为只是来探视一眼,给老爸鼓劲打气,没想到是这种局面,他嗫嚅一番说“我……我近江还有好多朋友,我舍不得他们。”

  王海昆哈哈大笑“只有狼才成群结队,老虎从来都是独行,做人,尤其是做咱们这种人,是不需要朋友的,你告诉我朋友是什么?”

  王锡之筹措了一下语言,脑海里出现了木孜塔格和班里的同学们,他说“朋友是伙伴,在你伤心的时候陪伴你,在你快乐的时候一起分享,有危难一起对抗,共同进步,共同成长,志趣相同而不是因为利益走到一起的人。”

  王海昆说“你说的很对,可是一个真正强大的人是不需要所谓的朋友的,完美的灵魂总是孤独的,他的痛苦可以自己承担,快乐可以独享,他可以独立面对任何艰难险阻,处理任何复杂事务,一个人是一支军队。”

  王锡之懵懂的眨眼,父亲的话很霸气,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只有弱者才在精神依赖他人,要靠所谓的爱来滋养自己,现在的人啊,精神脆弱的很,甚至军人警察在击毙暴徒之后还要心理疏导,呵呵,当年我们杀日本鬼子的时候可不心软,只恨杀的太少,爱这个东西,是一个人的软肋,他爱的人越多,爱的美好事物越多,他的软肋越多,自古无情最无敌……”

  王锡之心说这都是什么歪理邪说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番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是胡扯八道,但是从父亲这样强大自信的人嘴里说出来,是歪理也振聋发聩,高屋建瓴。

  “你那些朋友又不会丢,你喜欢他们,把他们接到身边来学习工作,以后给他们工作,咱们家又不缺这点钱。”王海昆指点江山道,“回头我带你盘点一下咱们家的财富,以后这都是你的。”

  对于自家的财产,王锡之只知道一个大致的模糊的数字,甚至无法精确到亿,钱多了变成了数字,对幸福的增加没有了意义,对王锡之也没有太大诱惑力,反而让他想到另外一件事。

  昆仑,还有木孜和塔格,都是父亲留在外面的私生子,为什么不和他们相认,尤其昆仑,那么优秀,他哪一点不配做父亲的儿子呢,还有木孜塔格,他们的妈妈是个好人,得了重病也不张口,这种品质的女人难道不值得同情和照顾么,如果坐拥亿万财富,却看着亲人受难,这样的强者,不做也罢。

  如果不是父亲重病在身,王锡之当场要发问,但话到嘴边他还是咽了回去。

  护士来干涉了,说病人不宜在户外过久,将王海昆带回病房,又有两个护士来请王锡之去做一次例行体检。

  体检非常全面,做下来要一个小时,做完之后他困倦不堪,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可是手机还在马君健那里,到处找不到电话,想借医护人员的手机也借不到,这些人班期间是禁止携带手机的,甚至整个医院都没有手机,因为会影响到心脏起搏器的工作。

  王锡之忽然傻笑起来,自己懵了,没有手机可以用固定电话嘛,没有固话还可以用络,他能说流利的法语,而法语正是瑞士的官方语言之一,交流没有障碍,王锡之借了一台电脑,下载了qq,看到班级群跳跃的图标,他有种找到家的感觉。

  可是浏览完这些离线消息之后,王锡之通体冰冷,原来在他突然离开之后发生这么多事情,最无法接受的是亲爱的妈妈车祸重伤,至今没能苏醒!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出了车祸却没人告诉自己,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家里肯定千方百计的打电话给自己,可是手机却没电,下课的时候手机还有85的电量,在飞机是关机状态消耗不了太多,为什么下了飞机却开不了机,父亲一定接到了通知,却还气定神闲的和自己聊天!难道这是他说的无情最无敌?

  悲伤愤怒的王锡之忘了下线,离席而去,他对医疗心不熟悉,漫无目的的乱走,想找到出口,离开这里,离开父亲,他要回家去看妈妈。

  医疗心是分区域的,有些区域不刷卡无法进入,心乱如麻的王锡之下意识的跟着一个医护人员走进了未授权区域,漫长的走廊另一头,一个亚裔女人带着孩子迎面走来,当他们面对面的时候,彼此都愣住了。

  那个孩子大约十一二岁,已经长到一米七,完全是小一号的王锡之。

  两人不但长得酷似,连衣服都撞衫,同样是白色的纯棉病号服,这是体检用的衣服。

  两人这样面对面站着,很明显,他们之间存在血缘关系,不用想也知道是同父异母,但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应该长得这么相似,算是异卵双胞胎都不会这么像。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个女人,她说“锡珩,叫哥哥。”

  那孩子喊了一声哥哥,眼神只有童真和好。

  但王锡之的身体却颤抖了一下,他听母亲讲过很多往事,据说父亲当年也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王海聪,当父亲认祖归宗之后没几年,这个王海聪意外死亡了。

  他看过王海聪的照片,和父亲略有差异,但仅仅是在身高和肤色以及气质,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分辨出来。

  但同样是异母兄弟,昆仑、还有木孜塔格长得和自己有所差异,这才是正常现象,父亲突然重伤瘫痪,急招自己前来,同样被招来的还有其他同父异母的弟弟,两人都好端端的进行了体检,以及母亲拼死也要追回自己的离举动,种种迹象横向联系不起来什么也说明不了,但这家医学心给王锡之的感觉瞬间变了。

  这里阴森恐怖,冷如冰窖,到处充满诡异的杀机。

昆仑侠 https://www.pinsuge.com/Read/5552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