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迫努力的孩子们(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艾尔尼亚第五章 被迫努力的孩子们(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汉娜的告状内容完全维护了艾尔弗,只说他是抓住了森的手阻止森敲坩埚并且笑话她而已,而森没理由地抓了发泡蘑菇乱丢。在入睡时间之前,艾尔弗站在寝室走廊窗户后面看着森拿着水管独自一人冲洗法师塔底部的外墙,晚班侍卫在看着森干活。

  大概是午的愧疚感还没消失,艾尔弗觉得晚的事自己也有错,这座学校里的孩子不论何种原因都是失去了亲人照拂的,大家一起在这里生活,很难说没有互相帮助的时候,揭短的话随口说,那他和森的错没有区别。

  于是艾尔弗换掉睡衣去找森。

  “嗨,森,老师们只给了你一条水管吗?”

  森冷淡地瞥了一下艾尔弗,不含情绪地说“没有,特拉维罚我自己干,不许任何人插手。”

  “嗯……森,”艾尔弗决定算尴尬也还是先起个头较好,“晚课的时候我不该那么说你……我觉得……这和你用话攻击别人一样有错。”

  “我知道我有错,但你没错,”森停下手的活,很不解地看着艾尔弗,“我说,你脑子是不是不正常?你是在跟我这种人道歉吗?”

  艾尔弗一时被森的话给噎住了,憋了一小会儿才解释:“我们不该给学校惹麻烦的,也不应该给彼此惹麻烦,在这里的任何人都不应该互相攻击,我觉得互相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也不要成为敌人吧。”

  “哈!”森干笑一声,把水管丢在地,任凭管子被水流带动的像蛇一样扭来扭去。“你可真是仁慈啊!来向我说教的吗?在这里白吃白喝十多年,所以你想过我们从学校离开后会去哪里吗?我们学了各种攻击的方式!魔法!剑术!骑马用软长枪互相把对方从马背打下来!用弩和弓射草人!手的茧子不边那个侍卫薄一点!”森无视看着他干活的侍卫态度恶劣的提醒,越讲越大声:“你以为我们从早到晚学这些是为什么?跑到我面前说什么我们不该互相攻击?你知道其他人背后都叫你什么吗?白幽灵!因为你那头得了白化病一样的白色长毛和晚会发光似的绿眼睛还有随便一丢别人大十倍的大火球!慈悲的蠢货!学校离安全的聚居地最少也要走两个小时,外边到处是野兽和怪物,饿疯了的难民连自己的孩子都吃,只有你被哄的敢跑出去‘帮’其他损种摘野果掏鸟蛋!这是什么地方?有让任何人吃不饱过吗?你自己不想想这些?”最后吼完弯腰抓起水管,继续自己的清理工作。

  艾尔弗完全接不森连珠炮似的反问,他也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绰号以及自认为与人方便的行为其实是被利用了,又或者,这种感觉更接近是被背叛,总之很不好。森最后那些话喊得声音实在有点大,学生从窗口探出头围观,以为吵架了的老师从寝室出来,将森拉到一边训斥,艾尔弗则呆在一边出神,那种糟糕的感觉莫名其妙地竟然有些熟悉,他好像经历过什么被利用更过分的事情。

  今天是满月,月光清冷极了,照在法师塔投下阴影将艾尔弗笼罩其,远处传来狼的嚎叫,他想起白天阿莱西老师那句“最近附近出现了座狼群”,又想到,一两头座狼他自己对付应该侥幸能逃脱的,但是座狼群呢?

  书本的座狼介绍,是强壮且聪明又残忍地生物,有自己独立的沟通语言,甚至会依附狼人和控制普通的狼群。猎人或勇士常以猎杀过座狼为荣耀。

  艾尔弗明白了什么是恐惧,虽然学习被无数次提及如何如何会丢了小命,但他从未如此清楚自己离死这个词多么的接近。

  克伦特校长询问夜班侍卫事情的经过后,看到艾尔弗还站在那垂着头出神,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打算让艾尔弗回寝室去准备睡觉——艾尔弗今天沾边的麻烦已经不少了。

  但,克伦特看到艾尔弗抬起头后,瞪大的绿眼睛发出了细微地、幽幽地光。

  艾尔弗的语气充满失落,声音很低地问克伦特:“校长先生,我们这些学生,只靠我们这些学生,真的能让大陆恢复你讲过的美好吗?如果午我和阿莱西老师遇到了座狼群,我们会死吗?”


  艾尔尼亚

艾尔尼亚 https://www.pinsuge.com/Read/566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