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迫努力的孩子们(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森梗着脖子挨训的时候恰好也看到艾尔弗的异样,五官迅速皱出一个复杂的表情以示对艾尔弗眼睛真的在发光这件事的难以理解——他只是陈述了同学们偷偷说艾尔弗的眼睛颜色绿得不常见像是在发光一样,但是当事人听到这些之后眼睛真的发了光很恐怖了。

  正在训斥森的是剑术教师萨卡,森满不在乎的接受说教时他已经很不满了,现在这孩子又换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往自己身后看,他干脆在森脑袋狠狠敲了一下,抱怨着“你又搞什么”回头往身后看。

  这时校长克伦特已经揽住艾尔弗的肩并且顺势将艾尔弗的身体背转过去,有些强迫性地带着艾尔弗前往自己的办公室,侍卫和萨卡都没看到刚才艾尔弗有点诡异的样子。

  克伦特给艾尔弗倒了一杯牛奶,叫他平静一点,喝完牛奶他们会好好谈谈。

  自己需要想想到底该怎么跟这孩子说。

  回想起神使当年把这个孩子交给自己时所说的话,几乎是在告诉自己,唯一一枚希望的种子被交付给他了。

  但这枚种子一度不被需要。

  孩子被交付到克伦特手里最初的一年,他给孩子起名艾尔弗·伊登,近乎以供奉的形式对待这个孩子,并且到处演说,做着洗脑式的努力,什么旧神会以暴政统治世界,而这个孩子是唯一的反抗。可曾经作为人人敬仰的人族教皇克伦特,如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荣光,某一次被暴民围殴一顿之后,他才彻底明白人们并非真的敬仰教皇,失去了神,他的地位连普通人都不如,人们本无处发泄惊惶、痛苦与对神的失望,自己还到处宣扬还会有神折磨这个世界,象征过神之恩惠的自己不可能会好过,况且没什么人相信一个婴儿能拯救大陆。

  在崩毁之雪消散之后,没有什么旧神暴政,最多只是发生灾害时没有结界保护,怪物有可能大摇大摆的进村伤害人类而已,这些都能对抗,大陆在慢慢恢复生机,产生新的秩序,新神也好旧神也罢,都已经不被需要了。

  那个红袍的神使再也没有出现,或许那家伙也死了吧。老教皇一度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年迈,带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除了治愈魔法也不会别的什么本事。

  又四处游历了两年,打探摸索了一下大陆的新面貌,靠着给别人治疗谋生攒了一点积蓄,收留了更多无家可归的孩子以及有能力却谋生艰难的成年人之后,组建了一个小小的聚居地,落脚在如今人族与魔族领地的交界处,狩猎怪物或是治疗病患换取必须的开销,教给孩子们知识,训练他们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如何生存的本领。

  他在学校建成之初不再对艾尔弗有任何特殊的对待,尽管这个孩子确实如神使所说常人天赋要高,而且高出很多,学什么都飞快,不过,除却这点和稍显异于常人的外表,艾尔弗是个小孩子。时间慢慢流逝,虽然克伦特偶然还是会念叨会有某一位神族一恐怖的手段控制大陆,但时间越久,克伦特自己也有些将信将疑起来。

  将信将疑不代表不做准备,目前来看,艾尔弗虽然优秀,却并不多么独树一帜,如果艾尔弗真的要面对一位暴虐却又强大到能够统治大陆的神,应该给艾尔弗留下更多可能。克伦特怀念与自己一起长大,最终在大崩坏为了保护自己牺牲了的雅达利,他要给艾尔弗培养一些可靠的同伴,而这些同伴最好是能跟艾尔弗共同长大的孩子,像自己与雅达利一样。

  于是,这个没有名字的聚居地最终变成了周边居民口的怪老头学校,被这个学校收养的孩子们必须学习各种知识,同龄孩子多得多,几乎会走的年纪开始,孩子们要开始学习舞剑,拉弓,隐藏匕首,在马背保持平衡,感受魔力的流动,认识各种魔法材料,背诵各种炼金配方,甚至要知道如何挑选盔甲,区分不同装备的锻造方式,哪怕孩子们只擅长其的一两项,也必须全部学习。

  时间过得越久,克伦特对神使的话越麻木,风平浪静的生活在消磨他的不安,艾尔弗单纯活泼,善良并且勇敢,克伦特几乎记不起艾尔弗有一天会觉醒之类的话了,他只希望所有的孩子都平安长大,离开学校后能够没什么困难地谋生,训练孩子们更像是长久以来的一种习惯。作为孩子们唯一的监护人也好,肩负抚养救世主使命的人也好,长时间安逸的生活让他不再考虑这些孩子、特别是艾尔弗的想法和感受,也没有从品格方面真正的帮助和培养他们。

  而今天夜里,因为小孩子之间的小小心机,艾尔弗身显现出了异象,是所谓的觉醒的前兆,还是那位暴虐的神族将要恐怖统治的开始?

  这个从未对任何人发过脾气的孩子,微微发光的眼睛里传递出了恐惧和愤怒的情绪。

  克伦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一年前,回到了崩塌的神殿,回到了刚刚弄清楚神使交给他的托付的瞬间,一切都毫无头绪。

  这么一想,这十一年来克伦特似乎什么都没做,只是用面包把艾尔弗喂大了而已。

  老校长颓然地瘫在了椅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艾尔尼亚

艾尔尼亚 http://www.pinsuge.com/Read/5664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