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 二郎神再现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离开了朝歌不远,遇到了一个远来的商队,方弼花重金买下了两匹快马,他与方相各骑一匹,分别带着两位王子,便一路向东疾驰而去。

  傍晚时分,四人来到一座村庄,却见这村庄显得颇有些与众不同。

  这年代生产力低下,大多数农户都还挣扎在温饱线以下,贫穷、破败、肮脏、混乱才是农村应有的标签,莫说是像样的房子、通畅的道路了,一般的村庄能有几个衣着完整的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可眼前这座村庄,有青石铺砌的道路,鳞次栉比的房屋,热闹繁华的商铺,彬彬有礼的行人,甚至围着村庄还有一圈一人高的围墙,有两个持刀的壮丁把守着村庄的大门。在村庄的正中心,有一座足有三层高的木楼,矗立在南北道路交汇的位置。莫说是村庄了,便是一般的城镇,也极难达到这般的规模。

  四人看到这般情景,都有些啧啧称奇,方弼走到大门前,对一个守门的壮丁道:“这位兄弟,不知此处乃是何地?为何会如此繁华?”

  那壮丁看方弼虽然穿着平民的服饰,却气质不凡,谈吐有礼,便客客气气地回道:“这位大哥,此处乃是商家庄,我家员外乃是致仕的朝歌大官,因此能将本村经营得甚是富足。不知您几位前来,是来经商,还是来访亲?”

  方弼闻言,便暗中思忖,致仕的朝中大官多了,但大多都在城市内居住,流落乡野的本也很少,能有将一个村庄经营得如此富庶的,却更是凤毛菱角。便问道:“不知你家员外贵姓?在此村经营几年了?”

  那壮丁道:“我家员外尊姓商,乃是去年才致仕回村来的。”

  方弼一惊,便已猜到此处的员外乃是宰相商容,便道:“你家员外可是朝中前宰相商容商老爷?”

  那壮丁傲然道:“正是,想不到你竟然知道我家老爷的名讳。”

  方弼大喜道:“我乃朝中大夫方弼,与我同行的还有朝中当今的太子和二王子,你快快去禀告你家员外。”

  那壮丁一愣,看了看方弼,又看了看不远的两个小孩,果然显得异常娇贵,也不敢擅做主张,忙道了声得罪,进去禀报了。

  方弼回到太子处,喜道:“二位王子,如今却是有救了,前方乃是商容商大人的住处。商大人乃是世代忠良,有他相助,必能保得二位王子成功逃往东鲁。”

  其余三人闻言,均是大喜过望。

  不多时,果然见到商容带着几个族中晚辈走了出来,一看到二位王子和两位方大夫,忙上前见礼。听闻了二位王子的遭遇,商容怒道:“王后与大王一向伉俪情深,又怎会谋害大王?定是小人从中挑拨。子受如此杀妻灭子,倒行逆施,当真是人神共愤。二位王子莫慌,老臣与东伯侯一向交情甚笃,定会保得你们前往东鲁。”说罢,便引着四人进了村庄。

  夜晚,商容正在摆酒宴请二位王子和两位方大夫,忽然有下人来报,有朝廷兵马,将村庄围了个水泄不通。领头的人自称当朝武成王,要商容亲自前去答话。

  商容大惊,忙与众人前往寨门,果然见到眼前净是举着火把的军士,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众人都是相顾骇然。村中的壮丁虽然也有兵刃甲胄,但服役都不过一年,也未见过大场面,又怎敢做出与朝廷军队对抗这等以卵击石的蠢事?都是吓得如同鹌鹑一般瑟瑟发抖。

  商容毕竟有些威望,上前便请求武成王放过两位王子,却被武成王一句“本王只知君命,不管其他”怼了回来。无奈,众人只得束手就缚,被武成王不费吹灰之力便捉拿了去。

  武成王与副将商议了一下,留下五百士兵把守住商家庄,这都是商容贪污的盐税所建,如何处置,却还要等商王的旨意。剩下的一千军士,便押着两位王子、商容、方氏兄弟以及商容的亲族,浩浩荡荡地班师回朝。

  大军方才行到朝歌不足三十里之处,忽然见到道路中间,站着一个男子,身高八尺,一袭黑衣,手中握着一把三尖两刃刀,挡住了大军的去路。

  当先的君侯见状,顿时怒喝道:“你是何人,在此挡住大军的去路,可知此乃朝廷的军队,莫非是不要脑袋了?”

  那男子闻言慢慢转过身来,只见额头上扎着一根束带,双眼中毫无一丝感情,冷冷地看向那名军侯。那君侯与他一对视,顿时浑身如坠冰窖,从头到脚都凉了个通透,还要继续咒骂的话却已经说不出口了。

  那男子又看了看眼前的大军,忽然手中三尖两刃刀猛一挥舞,只听轰隆一声,他与大军之间的地面上便裂开了一条长有六丈,宽有三尺的缝隙,随着烟尘的散开,慢慢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众军士见状大惊,这般功夫,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够达到的了,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一句。武成王得到前军来报,匆忙赶了过来,一看到这番景象,皱眉道:“这位壮士,我乃是当朝武成王,奉大王之名押送朝廷钦犯,不知为何要拦住我等的去路?”

  那男子闻言,沉默了片刻,冷冷地道:“王子,留下。”

  武成王闻言一惊,道:“不知壮士高姓大名?是受何人所托,在此劫掠钦犯?”

  那男子皱了皱眉,道:“玉鼎门下,杨戬。”

  武成王再次一惊,玉鼎真人可是赫赫有名的仙人了,这杨戬既然是玉鼎门下,自然不是凡俗之流,如今这局面,却是有些棘手了。他想了想,再次开口道:“杨兄弟,我儿黄天化乃是道德真君门下,倒与你有些渊源,这其中必有误会。不如今日你先让开一条去路,改日我让我儿亲去见你师尊,感谢今日让路之情。”

  不想杨戬听了这话,仍是冷冷地看着他,也不再说话。

  看自己好话说尽,这杨戬竟然仍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武成王心中不由得来气。他也是当朝猛将,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主,又怎能受得了如此憋屈。

  知道今日之事已无法善了,他便一横手中的金攥提卢杵,怒道:“既然如此,那便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罢,一夹胯下的五色神牛,便向着杨戬冲了过去。

  杨戬眼见武成王一杵砸下,双眼中目光一凝,手中三尖两刃刀一挥便迎了上去。“噹”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众人向二人看去,只见奔跑中的五彩神牛被生生击得停了下来,而杨戬也被震得退了两步。乍一看,乃是武成王占了上风,但他乃是借了神牛之力,有些胜之不武。

  杨戬自然不会甘心,手中长刀再次一抖,便向着武成王的胸腹处戳去。武成王身在坐骑之上,躲避不易,只得将铁杵一横,架了上去。又是一声金铁交鸣之声,这一次,是神牛被震退了半步,而杨戬却屹立不动,如同山岳一般。

  两人便是如此交锋了十招,每一次都是一声巨响。十招过后,杨戬仍是面色冰冷,毫无表情,武成王却是力量渐渐有些不济。这杨戬的膂力,实在是强了他不止一筹,若不是有五彩神牛相助,他早已败下阵来。此时此时,双臂止不住的颤抖,让他心中也清楚,最多再过三招,他便已握不住兵器,要落马被擒了。

  武成王乃是久经战阵的将领,自然不会是迂腐之辈,再一次交击之后,他猛然一拉五彩神牛,奔回了大军之前,口中道:“玉虚门下,果然厉害,但今日本王有圣旨在身,说不得,便要得罪了。”说罢,便对着身后一挥手。

  军中早有副将有所安排,见了武成王的讯号,便带着两百弓箭手奔上前来,举起弓箭对准了杨戬。武成王又劝道:“杨戬兄弟,若是你就此退去,本王也不再追究。否则万箭齐发之下,你即便功力再高,也难逃一死。”

  戬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怒气,猛然一把将额上的束带扯下。只见他额上的一只竖眼,已经开始泛起了红光。

  武成王看到那只妖异的竖眼,顿时一惊,大喊了一声:“放箭!”身后的军士便纷纷射出了手中的箭矢,向着杨戬疾射而去。

  危急时刻,杨戬暴喝一声,竖眼中天眼神通运转,射出一束红光。那红光甚是诡异,竟然不是按照直线前行,而是绕着诡异的圈子向着那如暴雨般的箭矢迎了上去。

  箭矢飞行的速度虽快,却远远不及红光的万一。只听得一片“叮叮”的乱响之声,飞来的箭矢纷纷被红光击得偏了方位,有的向天空上飞去,有的则一头扎进了地面。数百支箭矢,竟然没有一支进入到杨戬身前三尺之内。

  军士们见到如此诡异的法术,都是呆立在那里,眼中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也不敢再取箭射击。那红光击散了全部箭矢,仍不见丝毫减弱,便直直向着武成王射去。

  武成王大惊,仓促之间,忙将手中铁杵一横,挡在了红光之前。那红光击在铁杵上,“咣”地一声,便将武成王也击得飞离了神牛的背部,向后倒飞出去,足足飞出十余丈远,红光消散,他才重重地跌落在人群之中。

  千余大军,顿时死一般地寂静。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http://www.pinsuge.com/Read/5668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