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包氏跑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卫宗镛有些急切,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盼着包氏快死。

  他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心里埋怨卫升办事怎么这么拖拉。

  柳姨娘娇丽的眉眼里也染上了几分焦急,尽管她拼命压抑着,却还是泄露出几分来,让她看上去格外的脆弱。

  卫升拖着浑身湿透的春草前来禀告:“老爷,姨娘,夫……包氏不见了!”

  他的话音刚落,天上一个惊雷滚过,卫宗镛和柳姨娘都因为震惊而站了起来。

  柳姨娘脸色惨白,一双眼睛却格外亮。

  卫宗镛喃喃骂道:“这个贱人!她居然敢私逃!”

  “卫忠呢?”柳姨娘问。

  “他还在那关着,”卫升道:“我刚才还去看了。”

  “这毒妇一向心狠,”卫宗镛气哼哼的说:“为了自己活命,连奸夫都不顾了。”

  又一个炸雷轰隆隆地滚过头顶,卫宗镛似乎受了感染,狠狠的把手中的一只建窑滴油盏砸在地上。

  茶盏四分五裂,卫宗镛瞪着一双蛤蟆眼,像一只气得臌胀的怒蛙。

  “还在这傻站着干嘛?趁天没亮赶快给我找!找到就地弄死她!”卫宗镛跳脚道。

  “老爷不用那么费事,我自己回来了。”一道声音从外传来。

  屋里的人都悚然望去,包氏款款而至,跟在她身边的是卫宜宓,母女俩撑着一把大伞,但裙裾和袖子却都已经淋湿。

  在她们身后,跟着十几个壮汉,是田庄上的佃户,都穿着蓑衣戴着斗笠。

  “你躲到哪里去了?!”在包氏出现的一瞬间,卫宗镛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虚,这是包氏多年积威对他的影响,但他很快就恢复正常,开始大声质问包氏。

  “叫下人们都出去,”包氏不为所动,看着卫宗镛道:“老爷,我出府并不是私逃,而是为了能给你一个交代。”

  卫宗镛当然不相信她的话,但还是叫下人们都出去了。

  他还要脸,一会儿要是吵嚷起来,不知道又会扯出什么丢人的事。

  “我看你出去不是为了给老爷一个交代,而是去搬救兵了吧?”柳姨娘看着包氏,脸上尽是嘲讽。

  “你要非这么说,我也不反对。”包氏神色从容,她看向柳姨娘的眼神并没有多么愤恨,反倒带着几丝怜悯。

  “我女儿被你害死,可为了维护老爷的颜面,我宁愿不去报官。”柳姨娘幽幽说道:“你若是还有良心,就自行了断了吧!我们会给你留一个干净的名声。”

  “柳映贞,这么多年我真是看错了你,”包氏这语气像是在嘲讽柳姨娘也像是在自嘲:“你平时装作心直口快、胸无城府,原来是瞒人耳目,图谋大计。”

  “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胡乱攀咬,我也真是佩服,”柳姨娘还击道:“随你怎么说吧!我不会和一个将死之人一般见识的。”

  卫宗镛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妻妾唇枪舌剑互相攻讦,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老爷,我出去不过是去找人了,绝不是逃跑。”包氏把脸转过来对着卫宗镛说:“老爷在给我定罪之前不妨见见几个人。”

  卫宗镛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半晌才开口道:“那就见见吧!”

  “国妈妈,把孩子抱上来。”包氏高声说道。

  守在门口的那些佃户向两边闪开,国妈妈抱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走了进来。

  是个小女孩,穿着粗葛布的裤褂,打着赤脚,一看就是个穷人家的孩子。

  “你抱个小孩子来干嘛?她是谁家的孩子?”卫宗镛疑惑而恼怒,因为他不知道包氏要干什么,只觉得自己像猴一样被耍弄。

  包氏依旧和颜悦色的,笑着问他:“你看这孩子长得好看吗?”

  卫宗镛没好气的细看了看,这小女孩虽然穿的破破烂烂,但的确很漂亮,尤其是那双大眼睛,里面蓄满了泪水,像是两汪清泉。

  “柳姨娘,你觉得呢?”包氏笑吟吟地问柳姨娘。

  不同于卫宗镛的疑惑,柳姨娘的脸色比先前还要白,整个人像一只被夹住尾巴的猫,她这样的反应让卫宗镛大感意外。

  包氏则笑得很舒心,低下头理了理衣袖,优雅地坐下,还喝了口茶。

  “这孩子可大有来历,我冒着大雨赶了上百里路,真是奔波得够呛。”包氏的声音比以往都要温柔:“柳姨娘,是你说还是我说?”

  柳姨娘像是被捏住了七寸的美女蛇,娇躯颤抖的厉害,但却一言不发。

  卫宗镛内心无比烦躁,他觉得这一妻一妾互打哑谜,根本就是在愚弄自己,因为她们彼此一定是心知肚明的。

  “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卫宗镛吼叫道:“你们谁能给我说清楚?!”

  柳姨娘咬住嘴唇,一个字也不肯说。

  包氏知道卫宗镛此时已经暴怒了,于是说道:“老爷,你看这孩子不觉得眼熟吗?”

  她这么一说,卫宗镛又把视线转向了国妈妈怀里的孩子,大约是因为包氏的话,他开始觉得这孩子很像一个人。

  答案像鬼影一样从心底冒出头来,卫宗镛不敢相信。

  “这孩子很像宜宝吧?”包氏含笑问道:“我第一眼看她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像。”

  “你从哪儿找到这孩子的?”卫宗镛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爷,你还记得稳婆刘妈妈吗?”包氏问道:“就是给宜宝和康安接生的那个。”

  卫宗镛没说话,他对这个人还有恍惚的印象,他并不关心是哪个稳婆接的生,他只在意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当年柳氏生卫康安的时候,他们都去皇陵给宋太妃送丧,并未在家。

  卫康安七个月就早产了,虽然瘦小但却很健康。

  卫宗镛也算老来得子,欣喜异常。

  他记得自己还特意赏了那个接生婆二十两银子。

  “把刘妈妈叫上来吧!”包氏柔声吩咐:“让她来仔细说说。”

  刘妈妈并不是京城人,她大约十年前从老家逃荒过来的。

  她从年轻的时候就跟着她婆婆做些收生接产的事,到了京城为了糊口,只能重操旧业。

  偶然的机会,柳姨娘认识了她,并且知道她和自己是老乡,对她比较亲厚,卫宜宝和卫康安都是她接生的。


画堂归 http://www.pinsuge.com/Read/567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