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第四世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诸天归一第六十一章 第四世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当人屠身凝聚而出,也代表任武在阿鼻剑录这一条路上走到了A级。

  现在任武算是灵魂、肉身双A级。

  和上一次灵魂方面突破A级相比,肉身突破A级所带来的身体素质反馈更强。

  感受着体内源源不断增长的力量,任武默默感受了一下,如果让现在的他再和狼人交手。

  绝对不会毫无反抗之力,至少也能多坚持几招......

  如果能让他将阿鼻剑录还有神藏养剑术继续钻研精修到A级巅峰,或许和狼人交手也不是不可能。

  “裴屠,这一次有一个机会。”之前裴屠曾带任武去办证时见过的那个短发女人不知何时站在裴屠身后。

  “上面一位大人要从我们光明市借路去混乱之地,那位大人招揽两名随从。”短发女人和裴屠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名字报上去。”

  裴屠有些意动,但最后还是拒绝了她。

  “我不想以扈从的身份进入摘星塔。”

  “谁说是进入摘星塔了,那位大人需要两名上位的随从,相当于雇佣关系,你也知道他来自哪里,他给的报酬不会低。”

  裴屠沉默片刻,摇头,看着任武坐在地上的背影,“这两个月要我要训练他,没时间。”

  “你知不知道这是多好的机会。你不想去,有的是人去!”

  “嗯,那就他们去吧。”裴屠淡淡说道。

  “我派人帮你照看他,绝对不会让他出一点差池。”

  裴屠面无表情。

  短发女人气急而笑,“你真是茅坑里的石头。”

  “反正你的名字我已经给你报上去了,而且耽搁不了多久,最多一周就能回来。”

  裴屠眼底露出骇人的光芒,转过头死死盯着女人,“你又自作主张,信不信我杀了你。”

  短发女人无所谓的笑了笑,“你要是有种,当年就动手了。”

  ......

  紫色裂缝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才消失。

  战场上有不少尸体,任武看得眼馋。

  但那些尸体都是别人的战利品,就像被裴屠杀死的这只狼人不会有人和他抢一样,其它的尸体也都不属于他。

  狼人身上穿着得简陋,就是那种粗麻衣服,獠牙锋利,身体沉重。

  只有两米出头的尸体却有接近一吨重。

  密度极大,而且毛发格外旺盛。

  除了尸体本身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清理战场的时候有人过来询问任武,这具狼尸要不要出售。

  如果任武愿意出售他们愿意高价收购。

  杀死狼人的是裴屠,任武询问裴屠,裴屠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只是说让任武自己处置就好。

  恶灵缝合术需要的是活体,尸体没有用。

  任武又不会复活术,这狼人尸体对任武来说用处不大。

  所以任武就将这具狼人尸体出手给别人。

  那人给了任武两块乒乓球大小的蓝色规整圆石,有点像是天然的石头,但又好像有人工的痕迹。

  “S级兽人,两块中品元石。你放心,都是标准价收购,所有人都是这个价格,绝对不会骗人。”眼前穿着裘皮大衣的老头偷偷瞥了裴屠一眼,和任武说道。

  乒乓球大的蓝色纯净石头里蕴含着一股不弱的能量。

  “这是什么?”任武指着这块石头问道。

  “嗨,这就是元石啊,大家交流的货币。”老头看出了任武是刚来这里的新人,但也没有瞧不起的意思,耐心为任武解释道,

  “这玩意有很多称呼,就看个人习惯了,有的喜欢叫它灵石,也有的人喜欢叫它元石,叫魔石也行,反正都是对它的称呼,这元石可以直接用来修炼,也可以拿来补充体内消耗的能量,有些炼金术师或者阵法师拿它做能源,绝对是保值货。”老头很好心的和任武解释。

  最后抬起头,对裴屠悻悻的笑了下,然后退出帐篷。

  “我临时需要出去几天,最多一周回来。”裴屠对任武说道。

  “我不在的时候你尽量不要参加战斗,这段时间你找个偏僻的地方修炼养剑术,好好修行,耽搁的这几天时间我到时会为你补上。”裴屠沉吟片刻,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传承结晶。

  “这是我修行的元屠宝典原版记录结晶,里面还有我的一些修炼心得,你且拿着。”

  顿了一下,裴屠继续说道,“我得到的元屠宝典也不是全本,这传承里只有上册,但是就算是上册你如果能修炼到最高境界,也是超过了X级。”

  裴屠脸上满是歉意,“本来说好了带你修行,却中途出了这种事,还望勿怪。”

  “不敢不敢,裴大哥愿意带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任武赶紧说道。

  裴屠叹息一声,想了想,从戒指上一抹。

  取出一柄剑递给任武。

  “你现在用的这剑不过刚达S级,在这战场上却是有些不足,这是我以前曾用过的宝剑,你且用着。”

  任武受宠若惊,接过这柄剑。

  这柄剑倒也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剑柄上缠绕着白色布条,只不过现在布条却是有些泛黄了。

  剑刃长约一米半,宽约有十厘米。

  剑呈亮银色,锋刃寒光闪烁,隐约有血线凝聚。

  当天夜里,裴屠找关系给任武找了一处远离战场的区域暂且住下。

  当晚裴屠离开,任武独自一人留在帐篷里。

  犹豫片刻,任武决定趁这期间再穿越一次。

  之前裴屠离自己很近,这让任武不敢轻易穿越。

  现在裴屠离开了,倒也没有那么多顾虑。

  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用一晚上的时间将自己天赋提升一截,这可比同样的时间用来修炼划算多了。

  进入识海空间。

  识海空间深处。

  青铜门上有两个符印显化其上。

  除了之前类似于大脑的图案以外多了一个类似于古鼎的图案,这就是代表天生神力天赋的符印。

  推开门。

  光芒吞没了任武的意识。

  ------

  “爷爷,为什么麻雀会在天上飞呀。”

  “因为麻雀有翅膀。”

  “那为什么我没有翅膀呀?”

  “因为你是个傻孩子。”

  “我才不笨呢...爷爷,你说爸爸妈妈他们上天了,那爸爸妈妈他们是不是也长了翅膀在天上飞啊。”

  ...

  “抱歉,你的孙子真的不符合我们中学的条件。”校长很为难。“还希望老先生您能谅解。”

  “他虽然智力比寻常的孩子要低一些,但是我孙子很听话的,绝对不会让老师操心的。”

  “您去其他学校看看吧。”

  ...

  “爷爷,你看蒲公英真好看。”蹲在地上的男人站起来,手上拿着一根蒲公英,跑到爷爷面前,努力的吹着。

  这一幕放在小男孩身上是十分可爱天真烂漫的场景,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年龄至少也有二十几岁,脸上胡子拉碴没有仔细清理过,注意力总是无法集中,瞳孔涣散。

  “嗯...好看、好看。”爷爷点头,语气复杂。

  “爷爷,你要不要看我学超人飞,我飞得可快可快了。”男人挺起胸膛,左手护在胸前,右手伸得笔直向前伸,然后在院子里奔跑起来。

  “飞咯,飞咯~”

  爷爷看着孙子在院子里奔跑,眼底闪过一丝复杂,既有欣慰,也有痛苦。

  ...

  “您好,这是您这个月的退伍补贴。”

  “谢谢。”

  税务所里,他佝偻着身子,将桌上的钱认真的装入兜包里,对着税务官说着谢谢。

  然后转过身,杵着拐杖。他走得很慢很慢,每一步都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

  孙子在旁边奔跑着,像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

  时不时跳上花坛,然后又从花坛上跳下来,嘴巴里发出嘟嘟的声音。

  不符合年龄的行为引来过往行人怪异的眼神。

  ------

  “我不敢死啊,我真的真的不敢死啊。”识海空间,一个头发皆白,脸上沟壑纵横的老人喃喃自语,像是在和任武说,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是我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杀的人太多了,老天爷惩罚我,他让我的儿子儿媳在战场上牺牲了,上战场哪有不死人的,我打死了别人,别人的儿子就打死我的儿子。但为什么要惩罚俊逸。”

  “俊逸他生下来就被诊断出患有脑疾,医生说很可能伴随终生...他根本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

  “如果我走了他该怎么办,没有单位会要他,也没有人会愿意照顾他,他根本照顾不了自己!”老人眼神深邃。

  “所以我不敢死,我不敢死...”

  “我每个月还有点退伍补助金,我还能照看他,哪怕能多照看他一年也是好的。”

  “有时候我都在想,要不要将他送到监狱里去。”

  “是不是很可笑,我徐家两代军人,他父亲甚至在战场上为国捐躯,我这个做爷爷的却想将他送到监狱里去。”

  “但是在监狱里能有人照看他啊!哪怕每天去劳动都没问题,至少我不用担心他会饿死在家里。”

  “只要你能帮我...我这身老骨头全部给你又何妨!”老人平静的说道。

  “......”

  任武无奈说道,“老爷子,您这具身体不行了。”

  “坚持一下总能行的吧。”老人试探着问道。

  “我们只能做鬼了。”任武说道,“你这具身体......”

  任武低叹一声:“我都不敢相信,身体里全是死气,甚至有些器官都已经衰竭得不能工作了,在这种情况下您还能继续坚持。”

  “哈哈哈。”老人轻笑:“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可能这具身体也不敢死吧,哈哈。”

  “好吧...老爷子,接下来我说的东西您可要记住。”

  ......

  老人两天后终撒手人寰,走的那天来了很多人。

  有人看在老人的面子上想要照顾徐俊逸。

  但徐俊逸最后从车里逃了出来,跑回老宅子,抱着老人的相框不肯撒手,发疯撒泼。

  “你爷爷走了。”

  “胡说,我爷爷只是睡着了。我要等我爷爷给我讲故事。”徐俊逸大吵大闹。

  “......”

  徐俊逸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昏昏沉沉的睡去。

  怀中抱着老人的相框,黑白相片上的老人眼神深邃。

  “哎...”老人和任武的灵魂站在床前,但他们无法触碰徐俊逸,也不能和徐俊逸说话。

  “灵魂刚诞生,还是太弱了。”任武对老人说道。

  他有过灵魂出体的经验,在第二世界中就成为了一个植物人离体的灵魂。

  在那个世界待了将近一年都无法和其他人说话,刚变成灵魂的老爷子可想而知。

  倒是任武的灵魂比正常人的灵魂要强大许多,虽然目前不能直接出现在人的面前与人交流,但也可以托梦。

  老人这辈子要强,不喜欢求人。

  哪怕他离世前也没有太多人,只是告诉了几个老战友,说他可能要先走一步了。

  “老爷子,你想拖什么梦给俊逸?”

  老爷子怔然,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告诉他,爷爷会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看着他长大,等他长大后,爷爷也就放心走了。”

  徐俊逸已经二十五岁了,老爷子口中的长大肯定不是指身体上的。

  任武如实将梦托给徐俊逸。

  也不知道梦中的徐俊逸是不是真的听见,睡梦中的他嘟囔着什么,身子缩得更紧了,把相框还有自己抱成一团。

  翌日,徐俊逸起床。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徐俊逸发着呆。

  习惯性的喊了两声爷爷。

  但没有人答复他。

  徐俊逸有些慌了。

  他打开卧室门,冲到爷爷的房间。

  爷爷的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干净的书桌,窗台上的一盆小绿植,一个大木衣柜。

  什么都是熟悉的,但是却没了那个熟悉的人。

  徐俊逸这才反应过来。

  爷爷没了。

  他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就像一个失去了最心爱玩具的小朋友。

  “俊逸?俊逸?”老爷子喊了两声。

  “他听不见。”任武说道。

  老爷子有些怅然,但随后眉头舒展,“这样就挺好的,能看见他就挺好了,他总是要长大的,我不能陪他一辈子。”

  徐俊逸在家里哭了十几分钟,眼泪哭干了也就没哭了。

  从地上坐起来。

  徐俊逸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徐俊逸知道怎么买饭,他跑到卧室,踮起脚尖将放在柜子上的盒子抱下来。

  铁盒子里传出乒砰的脆响。

  打开盒盖,里面全是一张张纸币还有硬币。

  徐俊逸嘴巴里喃喃自语:“一张黄的,一张绿的。”

  从里面抽出两章纸币。

  然后徐俊逸扣上盖子,然后将盒子放回原处,跑出家门。

  早餐铺的老板已经熟悉徐俊逸。

  有些可怜徐俊逸,就偷偷给他多夹了一个大包子。

  回到家里,任武对徐俊逸说道。

  “俊逸,你爷爷说不了话,我代替你爷爷帮他传话,你爷爷走了,你要学会独立,学会坚强,要学会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任武和徐俊逸说道。

  徐俊逸抬起头,口中喃喃自语,突然想到了什么。

  “爷爷、爷爷......”

  徐俊逸将手中装着包子的塑料袋丢在地上,在家里翻箱倒柜。

  每一个抽屉他都打开了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他期盼着能够在某个打开的柜子里看见自己的爷爷,然后老人告诉他只是在玩捉迷藏。

  这样他就又有爷爷了。

  他就不是一个人了。

  整个家里都被他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

  徐俊逸瘫坐在地板上,傻傻的望着墙壁发呆。

  -----------

  PS:因为以前没写过这种类型的角色,所以专门去网上查了一些关于低智孩子的纪录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的眼神。无论他们年龄多大,眼神都很纯净。

  其实他们不笨,只是永远也长不大。

  


诸天归一 https://www.pinsuge.com/Read/56936/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