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都不简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农门金枝第一百一十章 都不简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们过去,把那两个不听我吩咐,肆意扰乱公堂秩序的女人,抓起来,各杖责十下!”许年连忙指着那两个女人,沉声吩咐左边的五个带棒衙卫。

  事情牵涉到辱骂昭太子,他一刻也不敢怠慢。

  “是!大人。”五个带棒衙卫,马上冲向那两个女子。

  那两个女子中,长相跟楚芸卿夫人朱氏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吓得下意识掉头开溜。

  长相跟朱县尉有几分相似的老女人,胆子就大多了。

  她不仅没有掉头开溜,还扯直了脖子,大声斥责:“许年,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云妃娘娘的表姨!你-”

  剩下的话,她没能说出口,因为,来抓她的一个衙卫,已经训练有素地、从怀里掏出一块粗布帕子,塞进她嘴里,让她说不出话来了。

  至于那个掉头开溜的中年女人,很快也被两个衙卫抓回来,用粗布帕子,塞住嘴。

  接下来,就是当众给她们行杖刑。

  基本程序,跟蒋百、郑刚在楚府给朱氏行杖刑,差不多。

  十杖过后,两个女人,都几乎晕死过去。

  蒋百、郑刚才把她们从高凳上抬下来,她们就顺势趴在地上,半天也不动弹一下。

  围观看热闹的百姓,都因此吸取经验教训,一个个很肃然地站着,别说是窃窃私语了,连呼吸声,似乎都在渐渐减轻。

  许年比较满意。

  他看向陪同萧琼枝与郑邦,站在西侧门门口的两个衙卫,高声吩咐:“带原告。”

  “是。”两个衙卫随即带着萧琼枝与郑邦,走到公堂中间。

  “小民郑邦,参见知县大人!”郑邦按规矩,给许年行了个江湖礼。

  “民女萧琼枝,参见知县大人!”萧琼枝觉得行江湖礼有趣,故意有样学样。

  许年目光温和地冲他们摆摆手,高声问:“你们刚才击鼓鸣冤,有何冤情?”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楚府楚芸卿、唯一胞姐楚芸娘的女儿……”萧琼枝连忙把、郑邦在衙门外捶鼓鸣冤时,给来向她和郑邦,打听消息的围观者,说的两段场白,给重复了一遍。

  许年认真听完,转头看向蒋百、郑刚和另几个衙卫,高声吩咐他们:“带被告。”

  很快的,朱县尉、常安、朱氏、白灵灵四人,都被带到公堂中间。

  常安老老实实按规矩,给许年行揖礼,自报姓名。

  朱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晕迷中醒来。

  她身上伤重,是被两个衙卫,给扶到公堂中间的。

  很快的,她就注意到了,长相跟她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瘫倒在地的身影。

  她显得很吃惊,倒是变老实了不少,跟常安一样,按规矩,乖乖给许年行礼,自报身份。

  至于朱县尉和白灵灵,由于都没穿什么衣服,又都是被绑在一起的,从一出场,就成为了所有围观看热闹百姓,关注的焦点。

  好在,大家才见识过、刚才那两个女人,各挨十大杖的惨状,并没有人,敢窃窃私语,只是一个个、情不自禁传出,阵阵饱含震惊的吸气声,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鄙夷和嘲讽的意味。

  朱县尉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气得梗直脖子,圆睁双眼,恨恨地怒瞪着许年。

  幸亏,他的嘴巴,之前,被萧琼枝用他头上的发带,给堵着。

  否则,他得对许年,破口大骂了。

  而白灵灵,倒是有些见风使舵,很积极地按规矩向许年行礼、自报姓名。

  许年只是淡淡扫她一眼,就将目光看向常安,沉声吩咐:“常安,你把你表弟朱玉,昨日决定抓郑邦与萧琼枝的前因后果,以及你亲眼看到的,你表弟朱玉带人、打伤刘五秀与周大勇的情况,当众如实细细说下。”

  “是,大人,是这样的……”常安毫不含糊地把相关情况,都认真说了一遍。

  说完后,他还特意再次指认,白灵灵就是长脖子蒙面女子。

  白灵灵这次倒是没有再否认。

  毕竟她之前,已经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朱县尉身上,现在,就算认下这一点,也没什么。

  她装出一副又委屈又无奈的样子,伸手指了指跟她绑一起的朱县尉,告诉常安:“你没注意,我之前跟小姑娘说的话吗?所有的一切,都是朱县尉指使我干的。我也很无辜。”

  “那你知不知道,朱县尉为什么要杀我表弟灭口?”常安有些想不通地问。

  “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你表弟知道了他、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白灵灵随口说。

  朱氏一直在悄悄听着他们的对话,这时,受到启发,突然灵机一动,一脸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惹得萧琼枝、昭太子、许年、郑渊,都忍不住看向她。

  虽然,有白灵灵指证,朱县尉参与谋害刘五秀与周大勇的罪名,是可以坐实的,但刘五秀与周大勇还活着,这个罪名,对朱县尉不能构成,大的打击。

  如果能把朱玉和他四个手下的死,坐实到朱县尉的身上,那么,朱县尉,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相信围观看热闹的老百姓,到时,必然会有胆子趁机举报揭发他,更多的犯罪事实,让他彻底在劫难逃。

  而这,是与朱县尉,已经明确站在对立面的萧琼枝、昭太子、许年、郑渊四人,所乐见其成的。

  “朱氏,现在可是你将功折罪的唯一机会,你快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郑渊适时提醒朱氏。

  “我弟弟月初跟我说,朱修为有次带他到家里喝酒,喝醉后,告诉他,曾经跟宫中云妃娘娘有过婚约,还悄悄在一起苛合过,云妃娘娘的元帕,至今都被他保存着。”

  “他那天,还拿出来给我弟弟看了。”朱氏认真的答。

  楚芸卿去年高中探花后,能被楚王安排进京为官,多亏了云妃娘娘,从中出力。

  原本,她是不打算把这事告诉任何人的。

  不过,为了给她弟弟报仇,这次,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许年,你马上安排人去朱县尉府上,搜云妃的元帕!”

  “朱潜、白渊墨,你们也一起过去,务必要把那块帕子,给找出来!”昭太子连忙抓紧时机,毫不迟疑地吩咐。

  朱氏说的事,要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云妃在跟他父王之前,已非完璧。

  尽管,时下有不少国君,纳妃时,并不在乎这一点,可云妃不同。

  云妃当年跟她另六个姐妹,都是以清清白白的、大萧国师魏丰女儿的身份,被大萧皇帝,指给各国国君为侧妃的。

  另外,云妃在被他父王纳为妃子近八个月时,早产下了一男婴。

  可这个男婴,有七斤重,根本就不像早产儿,长相也奇怪,随了云妃,跟他父王完全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他母后-姜王后、和他祖母-姜王太后,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当时,还是他父王表示,可以确定,云妃跟他父王时,贞操还在。

  他祖母和他母后,才没再怀疑。

  现在看来,只怕这些事,都不简单。


农门金枝 https://www.pinsuge.com/Read/572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