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解不解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汉明第四百八十章 解不解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PS:感谢书友“闲人一个013”的打赏。

  洪承畴真想拂袖而去吗?

  这事恐怕只有天知道。

  原本只要吴争服个软,不,服软肯定是过份了,吴争也不可能服软,真要是准备服软,打残陈洪范做什么?

  其实只要吴争给洪承畴一个台阶下,圆了他的颜面,双方还是可以坐下来继续谈判的。

  恐怕也只有陈洪范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真说起来,就算吴争把他捶死当场,怕是清廷该谈还得继续谈,死这么一个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降臣,那就和死只畜牲没什么两样。

  可吴争这时不但没有出言挽留洪承畴,反而转身走回原来的座位,嗞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这才施施然开口道:“爱走不走,爱谈不谈,洪大学士口中的八万清军,在我军眼中,不过八万头任人宰割的猪罢了。洪大学士想走尽管走……请便,不送!”

  到了这时,洪承畴就算有再厚的脸皮,怕也是待不住了,况且还关乎清廷颜面。

  洪承畴转身怒喝道:“竖子可憎!”

  然后指着张煌言等明臣道:“尔等不知死活的蠢物,等着朽布裹尸吧!”

  说完,率清使团官员,顿足而去。

  庆泰朝官员面露异色,怔怔地看了一回吴争,可他们无人敢当面指责吴争,一个个叹息一声,默默离开了。

  屋里转眼间,就只剩下吴争和张煌言。

  张煌言拽过一张椅子,慢慢坐在吴争的正对面。

  “这是何苦呢?”张煌言轻声道,“朝廷财力窘迫,你想必是知道的,而你刚征召了三万新军,怕是也已经囊中羞涩了吧?这仗打下去,怕是反而遂了清廷心愿啊。”

  吴争嘿嘿笑道:“玄著兄,呵呵……你就说解不解气吧?”

  张煌言怒目而视,瞪了吴争许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过立刻收敛起笑容,正容道:“如果只是一介布衣,煌言当为兄弟今日之举击掌以贺,可身居其位,当谋其政,切不可率性而为。洪承畴此时负气而去,真要就这么离开应天府回去了,大战不日而至,我朝便是困兽犹斗,毫无胜算。”

  吴争慢慢收敛起笑意,“玄著兄也认为我朝无胜算?”

  张煌言皱眉道:“官无俸禄,兵无军械、粮饷,力不如人,以何胜?”

  吴争没有说话,起身来回走了几步,站在张煌言对面,“我知道,庆泰朝做不到武不怕死,文不贪财。可要说仅因为没有了俸禄、粮饷,就打不赢,吴争不敢苟同,至少到目前,将士们还是吃得饱的,只要没被饿死,那就有希望。我之前向陈首辅提了个建议,可惜他不认同。”

  “什么建议?”

  “劫富济贫!”

  张煌言愕然,如同象陈子龙一样,似乎是看到了一只怪物一般。

  吴争一看张煌言的表情,知道自己又被当成了怪物,摇摇头道:“看来玄著兄也不赞成我这么做,可我在杭州就是这么干的,至少到现在,杭州及周边各府,也没拿我怎么样,百姓甚至还在为我加征商税,减少农税而欢呼。”

  张煌言苦笑着摇摇头道:“你啊……你啊,都道你是我朝战神、天纵奇才,可你……你真以为你在杭州干得这些事是条正路?”

  吴争摇摇头道:“虽说劫富济贫不是正路,可如果与目前形势相比,与其沦丧或者屈服,不如冒险行之,两害相权取其轻,面对两大阶层利益的取舍,我更愿意站在贫苦百姓这面。”

  张煌言喟叹道:“说实话……我更希望你反其道而行。”

  吴争惊讶,“你的意思,我不该向富人筹资,而该向百姓加赋?”

  张煌言道:“你说了,两害相权取其轻,富人代表什么,你应该清楚,如果你真心怀大志,就该对这些人怀柔,要知道,没有了他们的支持……就算你能登基,怕也是黄梁一梦!你不知道,他们哪一家背后没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大明朝哪一个富商、巨贾身后没有达官贵胄的支持?

  不说别的,就说他们相互联姻,就足以串连成一团,真要得罪狠了,怕是他们会群起而攻之。你在杭州这么做了,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反对,而是你运气好,得到了江南莫家的支持,他们不敢、也做不到与你、莫家两面为敌,否则,就凭你的做为,怕所有政令都会遭到抵触,你能杀光天下富人吗?你能让那些大字不识的百姓为官吗?但凡你让一个士子为官,这些士子背后就站着那些富人,到时你又该如何应对?”

  吴争愕然,好半晌,向张煌言拱手道:“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吴争受教了!”

  张煌言松了口气,“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不想吴争摇摇头道:“知错能改自然是没错的,可改的方向却有待斟酌。”

  张煌言悚然一惊,急问道:“难道你还想再错下去?吴争,我也赞同你劫富济贫的观点,可现实它是行不通的。天下钱财、人才皆掌握在那些人手里,百姓在他们眼中与畜牧无异,真要与他们相抗衡,至少也该等到你羽翼丰满之时,而不是现在!”

  吴争长揖道:“玄著兄拳拳关爱之心,吴争铭记于心。只是如果按玄著兄的意思,就算光复河山、重建大明之后,又能如何?朝廷还是那个朝廷,贪渎、腐败、武怕死、文贪财,无非是延了大明朝一口气罢了,不久之后,又会陷入另一个轮回。与其这样,不如拼死一搏,推倒重来。或许还可以真正重建大明,那就是两年前,我在张公宅中说起的汉明,汉人的大明。”

  张煌言忧郁地看着吴争道:“你这是要与天下人为敌啊!”

  “如果你说的天下人,指得就是那些富商巨贾、达官贵胄,那就算是了。可我不认为,这天下人,不仅仅是这些人,而该是天下所有汉人。玄著兄可曾想过,为何张献忠、李自成等揭竿而起会有如此多百姓追随?”

  “自然是因为天下百姓生计窘迫,贫苦不堪,久而久之,人心思变。”

  “也不尽然。”吴争慢慢坐了下来。


汉明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44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