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经历过绝望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二百一十六章 你经历过绝望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苏恒准备一巴掌直接拍死这诡异的玩意,不过想了想又犹豫了,按照喇嘛之前说的话,这诡异玩意就是那种脏东西,属于邪祟,她需要金龙之血解开封印,放出另一个脏东西,若是直接一巴掌拍死了她,那另一个脏东西岂不是依然活的好好的?变相的等于躲过一劫?以后若是出了意外,那个脏东西被放了出来,岂不是害人不浅?他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邪祟祸害神州……

  杀一个邪祟有寿元功德奖励,杀两个会有更多的寿元……

  很朴实的真实想法……

  苏恒想了想,暂时没有动手,反而看着那花轿,道:“你不是想解开封印吗,我陪你去。”

  苏恒这话一出口,不管是老喇嘛,还是花轿内的那个邪祟,都是一愣,刚刚还紧张的气氛也直接沉寂下来。

  老喇嘛狐疑的看了眼苏恒,搞不懂这个年轻人的套路,莫非这个年轻人是选择站在邪祟那一边?看来他不了解这邪祟的性格啊,就算你主动示好也没用,等下那玩意还是会弄死你,脏东西始终是脏东西,若是投靠我就不一样了,大家同属人族,虽然会抢你宝贝,但是起码会保你一命。

  “施主,不要冲动,想清楚啊……”老喇嘛感叹了一句,不过苏恒直接无视了他。

  花轿内又恢复了那娇弱的声音,娇笑道:“哎呀,小哥倒是有趣的很啊,不过人家可不喜欢陌生人随便和我开玩笑哦。”

  声音带着一丝威胁之意,她也吃不准苏恒的真实想法,现在苏恒这个位置,除非他主动,否则她也不敢动手抢夺,因为那个老喇嘛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所以只能等苏恒主动站向那一边。

  苏恒笑了笑,没有理会花轿内那个可攻可受的邪祟威胁,走了过去,只是心里冷冷一哼,等下有你好受的,让你知道什么叫虎入羊群……

  看到苏恒朝着自己走来,花轿内那娇弱的声音更加柔媚了:“看来小哥没有骗人家啊,好开心啊,等下人家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

  远处的老喇嘛看到苏恒的选择,默默一叹,摇了摇头,想不明白,大家同属人族,为何苏恒会选择主动向一个邪祟那边靠。

  花轿的主人朝着下面小鬼挥挥手,一群小鬼立刻敲锣打鼓,转过身,蹦蹦跳跳的离去,很是喜庆,苏恒默默跟在旁边,面无表情。

  花轿的卷帘被拉开,一个看上去千娇百媚的女子坐在那里,很有兴致的打量着苏恒,这个年轻的小哥长得到是俊俏,性格也很沉稳,不过可惜了,等下还是要弄死他,她最大的爱好就是折磨这些人类,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挣扎着死去。

  苏恒扭头看了眼,双眼能穿透一切虚拟妄想,直接看到了本质,这哪里是什么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就是一个骷髅啊,特别是身上有各别几块骨头都发黑了……

  远处的老喇嘛也跟了上来,他依然想不通,同时也不甘心,想看看能下有没有机会出手,或者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看到这邪祟的本质,最后主动靠向自己这边。

  路途不长,小鬼们抬着轿子,穿过一片片阴森森的森林,寂静黑乎乎的森林内传来小鬼们喜庆的打鼓声,明明是喜庆的声响,可是却听的人毛骨悚然。

  后面,一群喇嘛紧紧跟随,他们转动着经轮,一道道金色佛光在上面缠绕,随着经轮而转动,一句句密宗佛言从他们嘴里传出,好像要将这诡异森林的阴森之气给净化掉。

  “小哥,到了哦。”轿子停在了一座石门前,那可攻可受的邪祟轻轻一挥手,石门便缓缓打开,小鬼们继续抬着轿子前进,后面的喇嘛们也紧跟而上。

  邪祟回头看了眼喇嘛们,并无阻拦,只是残忍的笑了笑,等下封印解开之后,这些人,都要死,而且她还会亲手一个个折磨死,现在就让他们跟着吧。

  洞穴不算太大,小鬼们抬着轿子停在了一个深坑前,那深坑旁边贴满了各种金黄色符纸,有浩然正气镇压,正封印着一具石棺。

  石棺在深坑内静静平放着,旁边还有鬼火缭绕,几道铁索缠绕着,看上去有些年份了,鬼火不敢接近这锁链,又逃不出深坑的范围,只能在里面瞎打转。

  “小哥,这金龙是你饲养的,要不你亲手宰了它们吧,然后用这龙血浇灌封印,肯定会很有趣呢。”娇媚的嗓音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一副看热闹的语气,她就喜欢这样,喜欢看着别人亲手摧毁他自己的一切。

  老喇嘛在一旁看着那石棺,又看了看苏恒,眉头紧邹。

  苏恒没有回这邪祟的话,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笑道:“解开封印而已,还需要什么龙血啊。”

  邪祟听后楞了一下,以为苏恒反悔了,正要露出獠牙告诉他现在就算反悔已经晚了,进了老娘的地盘,你只能任由摆布了。

  结果,她看到苏恒轻描淡写的伸出手,轻轻一阵晃动,然后那什么锁链,什么符纸,什么妖邪克星啥的通通都没了……

  她还来不及反应,那石棺没了封印,开始颤动起来,一股恐怖暴躁的气息跟着升起,整个洞**也开始跟着颤抖,许多碎小的石子开始落下。

  老喇嘛看到这脸色大变,立刻转身离去,结果发现身体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定住了,他又再次看了眼那个石棺,脸色发苦,这鬼东西有点厉害啊,远在自己之上,现在放出来了,以后整个神州都别想安宁了。

  “夫君!”看到石棺的动静,那个邪祟惊喜的叫出声,她现在完全被喜悦冲晕了头脑,没有考虑到苏恒为什么能轻松破开封印,毕竟时间太久了,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夫君的动静,以前她整天都看着那些该死的符纸,毫无办法。

  那石棺听到这声呼喊,似乎也很激动,整个石棺抖动的更厉害了,然后慢慢漂浮起来,下面露出了几个白衣小鬼的身影,穿着丧服,抬着石棺,跟着慢慢飘起。

  这些白衣小鬼同样敲锣打鼓,不过和花轿的喜庆不同,他们奏的是哀乐。

  看着石棺从远处飘来,离自己越来越接近,她更激动了,连续喊了几声夫君,伸出手,似乎想触摸那石棺。

  苏恒淡淡瞄了眼那飞来的石棺,石棺内蕴含着一股血煞怨气,这是沾染了无数无辜的鲜血,才生成的怨恨之气。

  “你经历过绝望吗?”苏恒最终扭头看了眼正伸着手的邪祟,后者正一脸期盼的看着那飘来的石棺。

  听到苏恒的话,她疑惑的扭过头,刚刚过于兴奋,差点忘记这个小子了,正要开口说话时,却看到苏恒冲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慢慢抬起巴掌,一掌拍出。

  然后……她的夫君,直接炸了……

  “夫君!”看到那炸开的石棺,突然消逝的气息,没有了那熟悉的生机,她一脸绝望,难以置信。

  她等了这么多年,想尽许多办法,抓过无数活人,用他们的血来浇灌封印,最终都没有任何效果,即使这样,她都未曾放弃过,这一次,她终于看到了希望,夫君也终于有了动静,就在她欣喜若狂时,更大的绝望又来了……

  她的夫君,没了……

  她瞬间露出獠牙,显现出本形,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发泄心中的怨愤,就看到一巴掌落下……

  可攻可受的邪祟,猝……

  没有了石棺的约束,已经可以自由行动的老喇嘛看到苏恒的几个动作后瑟瑟发抖,这一刻,他腰也不酸了,腿也不抽筋了,人也有精神了,就是心里慌得一批……

  这虚无界融合之后,世界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可怕,为什么会冒出这么厉害的猛人……

  老喇嘛脑海里清晰的回放着苏恒刚刚一巴掌一个拍死那些邪祟的画面,然后继续瑟瑟发抖……

  “我问,你答。”

  沉寂在等下应该选择一个什么样的死法时的老喇嘛听到了一个声音……

  “您说。”老喇嘛选择了继续佝腰,他觉得这样看上去会显得虔诚一点,显得乖巧一点,搞不好这位一发善心,给自己一个优雅的死法,一大把年纪了,下面一群小喇嘛看着,死也要死得体面点,就算生前做不了体面人,死后也可以啊……

  苏恒也没有什么特别想问的,就是好奇这老喇嘛之前来自哪个世界,他们这个世界有没有什么像老喇嘛或者那可攻可受的邪祟一样的作死小能手。

  最后在顺便问问老喇嘛和那邪祟有没有什么相爱相杀的故事,结果这随口一问,还真问出事情来了……

  老喇嘛看着那深坑,看着那消失的一干二净的邪祟,他轻轻一叹,双眼有些迷茫,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不过他清醒的很快,冲着苏恒笑了笑,道:“施主,且听我一一道来……”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