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在座之人都给我记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二百八十五章 在座之人都给我记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蜈山老祖,本体是一只蜈蚣精,擅长变化之术,在神州最初之时,它时常假扮成佛门的佛祖,在人世间嬉戏,最大的爱好就是变成佛祖模样,看着下方那一群群凡民对他恭敬跪拜,然后他突然显现出原型,吓得那些人慌忙四散,最后它在将这些人一个个吞下,这种临死前的恐惧下肚后当真是美味至极。

  但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在神州兴风作浪的它终于惊动了佛门,对于这种打着佛门名义到处作恶,败坏佛门名声的人,佛门自然不能留,当年佛门佛祖法驾亲临,和蜈山老祖大战数日,最终将蜈山老祖镇压镇压在佛门之下。

  只可惜蜈山老祖法力几乎和当时的佛门的佛主不相上下,佛主也不能杀它,只能将它镇压。

  当时蜈山老祖也算的上是威震神州,佛门的佛主在神州也是最顶尖的修士之一,为了避免恐慌,佛门对外宣传是蜈山老祖已经死了,实则一直镇压在佛门之下。

  后来佛门建造金色大佛,立于广场,主要用途就是来镇压这蜈山老祖,金色大佛通灵,和历代佛主心意相通,这一次,如来败了,金色大佛也轰然倒塌,致使蜈山老祖重见天日。

  佛门中更新换代无数年,经常是新人换旧人,还记得蜈山老祖的也不过渺渺数人,很多新入门的佛陀都迷茫吃惊的看着蜈山老祖,他们没想到,自家这佛门圣地,底下居然一直住着一位大妖。

  “嘿嘿,居然有这么多修士聚集在此,看来,这佛门今日在举办盛事啊。”一道软绵绵,尖细的声音从地底传出,声音很大,在场的修士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声音的主人说话时那刺骨冰冷的语气让他们背后都不由得一凉。

  接着,那些坚硬的触手也纷纷从地底爬出,触手呈幽绿色,踩在陆地上,巨力之下,一道道裂缝清晰而现,沿着陆地四周扩散延伸,等最后一根触手落地之后,一只巨型蜈蚣,那金色头颅,同样也长满了触手,终于从地底伸出了。

  巨型蜈蚣眼珠子血红,沿着眉心中间而下,一半脸黝黑,一半脸青紫,它咧着嘴,眼珠子冷冷的扫视着围观的人群。

  “呵呵,这是好事啊,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那可都是美味的饭食,也不记得饿了多少年了……”又一个声音传出,这道声音很粗犷,依然是从蜈蚣上传来的,寻着声音可以看到,那蜈蚣背上,坐着一个光着脑袋的丑陋男子,五官和人接近,但不是人,他下体和蜈蚣连为一体,好像那蜈蚣就是他的身体。

  丑陋男子瞪大着眼珠子,也看了眼众人,然后两道声音一起开口:“嘿嘿嘿,一群美味的蝼蚁们,做好迎接死亡的准备了吗?能死在我蜈山老祖手下,是你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何方妖孽,胆敢在此放肆!”蜈山老祖的话嚣张跋扈,在座的怎么说也是来自神州各地有名有姓的修士,被一个妖怪说成是蝼蚁,岂会不气,只是大部分都是老奸巨猾的老江湖,基本都在暗中观察蜈山老祖底细,没有贸然出手,唯独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修士忍不住站了出来。

  这年轻修士一身白衣,长发飘逸,面容俊朗,腰间还配着一把君子剑,众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哪个跟着长辈过来长见识的年轻小辈。

  这些年轻人,有冲劲,有热血,脑子里时常幻想着一夜成名,一步登天,君临神州什么的,可偏偏这样想得,基本出来闯荡的都死的比较快……

  如今这个白衣年轻人显然也是如此,他见蜈山老祖这么嚣张,可居然连一个站出来对峙的人都没有,他心生不平,又抱着一鸣惊人的想法,便站了出来,等喊完这句话后,他心里一阵舒畅,原来这就是当大侠的快感……

  他又微微瞄了眼云层中,那里站着看不清身影的苏恒,他心里有些失望,都说酆都大帝乃是神州第一人,可为何却容这妖孽在这里如此猖狂?

  他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进而打响自己的名号时,突然胸口一麻,他低头望去,只看到一只触手从胸口伸出,幽绿色的触手尖处还沾染着他的鲜血。

  为何?三叔呢?他现在有点懵,他敢站出来,除了一番热血之外,同样还有自己三叔在后面撑腰的原因,三叔一身修为出神入化,是他们家族成就最高的,这次也是三叔带着他出来长见识的。

  他扭过头,看到了三叔,正保持着冲过来的姿势,只是三叔胸口处,也被一只触手透了心凉……

  三叔似乎是打算过来救他,而且还张着嘴,好像在给他示警,但是却开不了口了……

  他也想开口,尝试着张嘴,但是发不出声音,然后他听到了那蜈山老祖尖锐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最后在无意识……

  “美味啊……”蜈山老祖上下动着嘴巴,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围观的人,似乎在想着等下该吃哪一个。

  它也注意到了云层内的动静,不过却不在意,再厉害的人它也不怕,当年佛门的佛主法力通天,可又能怎样?最后不一样没有弄死它,最能只能将它镇压在佛门之下,如今它不还是出来了,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在底下静修,修为猛增,比当年厉害多了。

  所以它现在敢大胆的说,我怕谁?有本事你来弄死我啊!

  云层内,苏恒正和七戒讨论着。

  在这大蜈蚣出来时,七戒就说了,这蜈蚣修为了这么多年,一身都是宝,内脏可做药引,可炼丹成药,外壳可搭配材料,炼造成灵器法器之类的,还有那毒囊,可以交给秦老头和阎老头,他们两个最喜欢研究这种带毒的奇奇怪怪玩意,就是可能要苦了幽冥鬼王了……

  “那接下来交给你来处理。”苏恒听七戒说了一大堆关于这蜈蚣浑身都是宝的理论之后,干脆也不在多问,就是朝着下面看了看,发现那玩意似乎已经在动手了。

  云层底下,蜈山老祖正发狂的大笑着,旁边那些修士都下意识后退几步,看到之前那年轻修士被弄死的时候,没有人露出怜悯的目光,反而还有一种冷笑,讽刺的味道,似乎在说,年轻人总是这般不知天高地厚,活该。

  “修行之人,虽然讲究一心修炼,无欲无求,但并不是指心也是冷得……”人群内,董永环视了下身边那些人冷漠的神色,他自言自语说了句,旁边的玉帝听后不由得拉住他的手,先前是董永拉他,不让他上去和众人一样才那如来一脚,现在他拉着董永,是怕他像个愣头青一样跑出去送死。

  玉帝是打算保持观望的,毕竟这蜈山老祖的修为明显在他之上,甚至还要强出无数倍,他上去也只是送死,旁边的人都和他一样,除了嘲讽先前那年轻人不自量力外,也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从刚刚那蜈山老祖露出的一手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上去,也是在送……

  有句话说得好,抱紧大腿,不送就行……

  而这个大腿,自然是那云层内的酆都大帝了,虽然大帝现在还没动手,但是他们不慌,按照往年大帝的行为习惯,他老人家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所以,每个人都想着退后,躲避这蜈山老祖的进攻,而却没有人上前去反击。

  蜈山老祖也很奇怪,这被关押在下面过了这么多年,这上面的修士现在都没有一点冲劲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以前那些修士只要看到它,大部分不管打不打得过,都是先冲上来在说,怎么这些人全在后退,而且退的时候还不慌不忙的,那眼神,怎么还有一点猫戏老鼠的味道?

  这一点,让蜈山老祖觉得很荒唐,一群将死的蝼蚁,居然会用这种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是什么给了他们这样的自信?

  蜈山老祖想不明白,但是很快,有人让它明白了。

  只见空中那云层突然散开,七把颜色不一的莲叶刀分别由七个方向射来。

  莲叶刀背后的操控者是一位白衣僧人,相貌温和,站在云层中,被白云围绕,飘飘似仙。

  僧人双手轻微抖动,一举一动间,都有种超凡脱俗的味道,七把莲叶刀在他的操控下,很灵活,蜈山老祖一时间居然都把握不到这飞刀移动的轨迹。

  该死,又是一个臭和尚!

  蜈山老祖一边看着飞刀,一边心中怒骂,当年他就是被一个和尚镇压的,如今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厉害的和尚,这些光头佬,当真是讨厌!

  蜈山老祖正恼怒之时,还没有来得及反抗,那七把莲叶刀已经分别在七个部位斩断了它的触手。

  虽然它不缺触手,浑身上下都是,就算断了,过些日子也可以重新长出来,继续找一只母蜈蚣,但是让它惊悚的是自己居然连这飞刀的轨迹都捕捉不到,就像一个被动的靶子一样,不停的挨打。

  断裂的触手越来越多,飞刀也越来越灵活,七道光彩在它身体四周来回晃动,每次晃动时都要落下不少触手,这些色彩鲜艳的光彩,对它来说,就是催命符。

  岂有此理,我蜈山老祖好不容易重见天日,正要重新名扬天下时,居然冒出这么一个臭和尚,好,你们和尚不都讲究慈悲为怀吗,我拿你这飞刀没办法,那我就去弄死这些人,这样看你还有没有心思管我。

  蜈山老祖心中怒吼,脑子转的很快,准备想办法转移这和尚的注意,这一招它以前就用过,可谓是无往不利,特别是对付这些打着慈悲为怀的和尚,作用可大了。

  只是,空中的七戒好像猜到了蜈山老祖的想法,等着蜈蚣不在抵御莲叶刀,准备一把冲进围观的人群时,他掌心陡然翻转,一道金色佛印从掌心出现,佛印上镀满了各种密密麻麻,生涩难懂的符文,从天而降,正面化作一金色牢笼,将那蜈蚣压制在原处,动弹不得。

  “别杀我,我投降!”蜈山老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在看到那飞来的莲叶刀时,顿时惊慌失色,什么也顾不上了,嘴里大喊着投降。

  这一招,它以前也经常用,特别是刚刚成精的那段时间,遇见打不过的就喊投降,并且表示给对方当灵宠,一旦对方答应,并且稍微有些松懈之时,它就会瞬间出手反杀对方。

  然而,它喊出这些话的时候,七戒并没有理会它,七把莲叶刀毫不客气的迎头斩来!

  七道光彩,皆是蕴含佛门辟邪之法,对付蜈蚣精这种大妖,有天然的克制能力,七色莲叶刀加上金佛佛印,蜈山老祖毫无半点反抗之力,只是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吼。

  “我不甘心啊!为何我好不容易才重见天日,却要历经这般磨难!”

  整个灵山上下,都响起了蜈山老祖无能的怒吼,它反抗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莲叶刀自己身体上肆意游动,一根根触手被斩断,身上那号称坚硬不可摧毁的衣甲也满是刀痕,缓缓裂开。

  随着最后一道彩光穿心而过,搅碎五脏六腑之时,蜈山老祖留下了最后的嘶吼:“今日在座之人都给我记着,他日我蜈山一族重新现世,便是尔等死期,定让尔等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伴随着这撕心裂肺的怒吼,蜈山老祖身上飞出一抹红色光芒,向着天际飞去,最后在空中炸开。

  又不是我们杀你的,关我们什么事?

  围观的修士听到这话,都被恶心的不行,那道红光他们认得,一般妖族的族长都有这种死前的传讯,可以告知族人,交代一些事情和嘱托。

  显然,这蜈山老祖是在让后人给它报仇,当年它被镇压在佛门,也不知道后人是什么情况,但是这不妨碍它做出这个尝试,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若是那些族人还在的话,应该有些修为也不算太弱,至少能拉这些修士中一些人给自己垫背……

  场上的修士,多多少少有些心慌,毕竟蜈山老祖刚刚短暂的时刻展现出来的强大还是让他们忌惮的。

  苏恒和七戒自然无所谓,七戒一脸笑容的将蜈山老祖分裂开来的尸首都收拢起来,这个大妖,浑身都是药材,浑身都是炼器材料,好东西啊,一个都不能浪费。

  而苏恒,正看着灵山新的佛主,金蝉子。

  金蝉子自始至终都坐在那里,哪怕蜈山老祖出来时他也没有动,这是个睿智的和尚,知道苏恒在此,他动与不动结果都是一样。

  座下那桃花禅座中似乎有虚影浮现,桃花妖那纤细的身躯正漂浮在金蝉子身旁,背观银河,巧笑嫣然。

  金蝉子注意到苏恒的目光,似乎想起了在大漠中的那一次见面,他双手合十,微微一礼。

  苏恒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过头,也不管正在收拾的七戒,独自离去了。

  人群内的玉帝看到后想上来打个招呼,最后犹豫了下,又退了回去,蚩尤也想上来打个招呼,他比较关心那食铁兽现在怎么样了,不过看到那位已经走了,便未在开口呐喊,只是轻轻一叹,大肥啊,家里穷,记得多吃点啊……

  “阿弥陀佛,如今看来,这佛门是要走上不一样的道路了。”七戒此时已经将那蜈蚣精的尸首全部收拾完毕,他看了眼金蝉子的位置,看到了那虚影中的桃花妖,脸上微微一笑。

  他想起,当年的道家,最初其实也是和佛门一样的固执,只是后来,换了个道祖,一切便慢慢开始改变了,如今这佛门也换了佛主,那一切所谓的规则自然也会改变,他这后面的计划似乎也可以搁下了。

  “阿弥陀佛,贫僧也该告辞了。”七戒自言自语说了句,也不管有没有人听到,手里拿出一根鸡腿,放在嘴边嘶啃着,这次出门鸡腿带的有些多,本来是给如来准备的……

  ……

  神州一处角落,一座不知名的小山,这座山在很久以前也是鼎鼎大名,名震神州的存在,因为山上有个蜈山老祖,当年统御着蜈山一族,是能和天下大能对峙的存在。

  后来蜈山老祖被佛门的佛主镇压,蜈山一族成了过街老鼠,至此开始隐退世间,躲躲藏藏,直至轮回千转。

  如今的蜈山,只有数百来只小妖,零零散散地,各自忙碌。

  天上那道红光炸开之后,它们也都注意到了,这种血脉相融,骨子里的熟悉感自然让它们知道这是谁发出来的,同样它们也知道发出来的带价,那就是身陨!

  “爷爷,老祖宗让我们替他报仇。”一个长着触角的小男孩正依偎在一个同样长着触角的老人身旁,他用手指着天空,一脸天真灿烂。

  老人一把拉住他指着的手,然后轻声道:“傻小子,报啥仇啊,出去就是送,看到那些碑没有,草长那么高了都没人打理。”

  老人说完,指了指远处的坟堆,一块块墓碑立起,旁边荒草狂乱……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