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勤奋修炼也只能被吊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三百零三章 勤奋修炼也只能被吊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正如猜想的那样,化神境修士失去了继续待在天外天的资格后,便被规则之力强行送往下界,除了当初苏恒亲自庇护的一些人可以不受规则之力限制外,剩下的,所有人都逃脱不了这个规则之力影响。

  下界的修为一直停留在炼气境九段,随着规则之力的提升,下界的上限也同样得到了提升,不在限制在炼气境九段,上限提升之后,无数年一直卡在炼气境九段的修士厚积薄发,有不少修士直接一飞冲天,一举冲入化神境,而天门的十二金仙,当初本身就是修为高深之辈,这次解锁了限制的枷锁之后,十二人更是直接晋升到化神境九段!

  这个消息自然是让天门上下振奋,很快就把消息传了出去,以此来震慑宵小。

  本来因规则之力的原因,让许多化神境修士降临在大商统御下的世界内,那些下界的修士们还期盼着这些人能和天门斗个你死我活,最好直接将天门灭掉,他们这么多年饱受天门欺辱,心中早有愤恨,只是,他们还没有从这些从天外天降落的高人们嘴里来得及消化有关于天外天的消息时,就被天门十二位太上长老同时晋升到化神境九段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化神境九段,又是当前规则之力的最高境界,无法在提升了,就算这些从天外天降落的高人们也没有几个能达到这个层次的,毕竟他们不是自行下界的,而是一群被天外天规则抛弃的人,总的说来,在天外天,他们其实也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样也意味着,天门依然是一家独大,虽然掌控力上没有那么强烈了……

  不过即使这样,突然涌进了大批的修士,在得知当前情况之后,很多修士,已经开始连横在一起,准备打破天门的局势,大商境内,有名的强者都开始有人登门拜访,试图拉拢。

  在一座边陲小镇内,近几日多了许多外来修士,他们是来请人的,他们很好奇的打量着这紧靠在大商最偏僻角落的小镇,这里是三不管地带,但是当地人偏偏又很遵守秩序,上下相处也是一片和睦,每个人都过得很幸福,没有纷争,没有争吵,所有人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对于外来者,每个人也都是热情招待,和大商境内那随处可见的厮杀简直就是一个极端对比。

  人善被人欺,对于这些看上去很好欺负的镇民,自然有人试着打一下主意,不过很快就凭空消失了,在陆陆续续消失一些人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打这座小镇的主意了。

  他们这时候也才明白了这三不管的边陲小镇为什么敢这般胆大妄为给一座小镇取名为南诏国了……

  南诏国的国主,叫拜月!

  拜月是当初被苏恒直接扔进封神榜的,苏恒很欣赏他的美好国度理想,也算是给了他一块空地,让他去建造,拜月到了这里后,也将心中的抱负全部展现了出来,终于打造出了心中美好的国度,虽然很小,但是他不急,可以慢慢发展。

  后来,苏恒降临仙人顶,传道受业,拜月在去仙人顶的途中,突然领悟了一些道理,知道这美好只是自己所想,而不见得是他人所想,于是,他开始了慢慢改变,他要将自己心中所想变成每个人心中所想,这样才是真正的美好国度。

  在仙人顶得到一些启发之后,拜月便回到南诏国,开始静下心来,继续慢慢发展建造,一切也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着。

  在这里,他不需要考虑其他的事情,不需要算计太多,也不在乎什么大商,不在意什么天门,以他的实力,虽然受了规则之力的限制,但是外来者,胆敢惹事的,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这些人,在外面漂浮多年,一颗心早已经被尘世各种繁华所污染,这样的人,就应该重新开始才对……

  好在,南诏国在边陲小镇,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外来者并不多,只是今日,也不知为何,突然来了许多人。

  对于外面的消息和发生的事情,拜月没有过多的心思去了解和关注,他整日缩在南诏国,只想着如何更好的改变,直到今天,来了很多人之后,他才知道外界原来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特别是在听闻天外天,还有修士降落下界的消息时,他莫名的想起酆都大帝苏恒这个人,他猜想,这些下界的修士,应该和自己差不多,都是被这位大帝丢进来的……

  然后,他又知道了天门目前的处境,九十九座仙府只占了一座,失了先机,天下修士又蜂拥而现,修为精深的高人又层出不穷的出现,现在的天门就像一块蛋糕,每个人都想咬上一口。

  拜月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规则之力解锁之后,他便一夜间突破到化神境九段,当时他也只是惊异了下,并没有太过关注,修为对他来说,哪里比得上建造国度……

  至于这些外来者,拜月通通让人赶了出去,他没有兴趣加入什么反天门阵营,他只想待在自己的南诏国,哪也不去,也不希望有人来找自己,就这样,一直这样下去就好……

  对于拜月的顽固不灵,多次劝说无解之后,这些陆陆续续来到南诏国的修士也不在强求,毕竟拜月的实力摆在那里,没有人敢强求,他们都是替背后的主家办事的,没必要惹怒拜月,赔上一条命,既然拜月不接受拉拢,那他们就老老实实回去汇报,等待主家处理。

  再说,拜月也只是他们拉拢的名单中的一员,拜月不加入就算了,后面还有些人等着他们去拉拢。

  接下来几日,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修士,不过一日比一日少,最后基本都没有外人再来劝说的时候,拜月也轻松了不少,这几日他也没有闲着,他突然想到了水魔兽,于是,他找到一只水蛇,助水蛇开了灵智,开始饲养水蛇。

  在饲养水蛇的时候他顿悟到,水魔兽的存在不是毁灭和杀戮,而是保护善良,因为恶人太多,需要消灭,善良的人下不了手,那就只能借助外物,比如由这水魔兽来动手。

  于是,他在南诏国内又开辟了一条长河,将水蛇饲养在内,慢慢庇护着水蛇成长。

  拜月的一举一动,苏恒都看在眼里,苏小小退下之后,苏恒闲着无事,除了咸鱼躺之外,便靠在床头,默默观察着一切。

  特别是苏小小之前说得,化神境修士下界,规则之力解锁,苏恒很好奇,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这种俯视天下的观看感,挺不错的。

  拜月这个人,苏恒也稍微注意了一下,是个比较偏执,有理想的人,不过就是过于理想化,在以前的神州时,他的理想是很难实现的,因为世界一切规则和规律都已经定型,他的理想还有一些想法只会被视为异端,是要架在火堆里烧死的……

  好在,他遇到了自己,刚好又有个未开发的封神榜,一切都是空白,一切都是重新开始,这样给了拜月一个机会,将他丢入封神榜的那一刻,也正是给了拜月一个新生的机会,也同样给了封神榜这空白的世界添加了一丝点缀。

  看到拜月在饲养水蛇时,苏恒也不由得想到了水魔兽,一想到水魔兽就想到了妖族,一想到妖族就有想到了那些火堆上熏烤的美味,还有他曾经好奇过,那神州上,被妖族共主的东皇太一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想起东皇太一,苏恒立刻神识扫去,惊异的发现,天外天居然没有东皇太一的身影?

  以东皇太一的修士,妖族的扛把子,自然不可能会因为修为不够而无法进入飞升之门,这个很奇怪,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东皇太一还在之前的神州,并没有离开,可是神州的灵气已经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吸收的灵气还没有消耗的快,修士也不在是长生不老,时间久了,东皇太一也会死,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东皇太一宁可抛弃生死,也要选择留在神州?

  苏恒越想越好奇,自从每日沉迷于咸鱼躺之后,难得有一件事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了,或许唯有苏大总管换个姿势的时候才能稍微让他注意一下……

  没有多想,苏恒分出一缕神识,去了天道下的世界,那个神州……

  苏恒终于看到了东皇太一,也是第一次主动去关注这只小乌鸦……

  东皇太一,曾经的妖族共主,威震天下,不论轮回如何流转,他始终能凭借自己的资质傲笑诸天。

  但是自从一道黑白之光出现后,一切都改变了,东皇太一再也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王者了,他开始变得胆小如鼠,草木皆兵,整日缩在没有房顶、没有大门的密室内,只因为他每次起了出去的意念,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于是就派出一缕神识分身试探,然后他总会被一道黑白之光给弄死,已经整整三次了……

  为此,他的实力也倒退了三成……

  好在,一条乌鸦命得以保全……

  这空荡荡的密室的大门,也正是之前神识分身推门时被那黑白之光蹭了一下就没了,这也就是人们经常说的我就蹭一蹭,不进门,果然只是蹭一蹭,没进来,东皇太一至今还好好活着……

  这露天的房顶是因为一个大钟从天而降砸坏的,而且这大钟还挺有牌面,叫东皇钟,还是十大神器,只是他整日缩在这里,要神器也不知有何用……

  密室自古以来只有妖族的王才能进入打开,不然,他真的很想喊个小妖进来修修门和房顶……

  再后来,酆都大帝开辟世界,又降下飞升之门,外界有小妖传音给他告知一切,但是他不敢出去,那黑白之光已经盯上他了,所以,他只能告诉那小妖,你们都走吧,跟着酆都那位大帝去另一个世界吧,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这一静,就静到了现在……

  苏恒神识漂浮在神州,看到了东皇太一,看着那没有房顶,没有大门的密室,觉得非常奇怪,不过,曾经听闻过,有些人,修炼的时候会用尽各种方法来磨砺心智,或许这东皇太一也就是其中之一吧……

  看着东皇太一,苏恒突然有种莫名的佩服,其实到了东皇太一这个境界,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吃这样的苦了,可是,他想通过这种恶劣的环境来磨砺心智,甚至放弃了去另一界的机会,而是继续选择留在灵气枯竭的神州,显然,他是想通过这种面临死亡的绝境来突破自己,找到一条崭新的路,开辟出一道新的修炼之路!

  对于这般认真刻苦修炼学习的人,苏恒一向是佩服的,因为他从不需要学习和修炼就能得到一切,还能吊打所有勤加修炼的,也因为这样,他才佩服这些人,明明不管怎么修炼都要被吊打,还这么勤奋……

  看到东皇太一独守密室,动也不动,苏恒也没有吃它的心思,也转移了对东皇太一的注意力,神识又随意一扫,不由得扫到神州曾经的第一世家,姬家……

  姬家的家主姬安已经死了,如今接任姬家家主位置的是姬安的孙子姬龙,那个曾经蹲在后院,撅着屁股看蚂蚁的少年人。

  曾经的少年人,在经历一系列事变,还有姬安的去世之后,也彻底脱变了,成为了一名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他不在蹲守在那大大的,八进八出的大后院看蚂蚁了,而是改在专门为家主提供,那有山有水的独立小院内看蚂蚁……

  年轻的姬安看上去风度翩翩,他让人将一直关押在牢中的姜子牙还有裴晏带了上来,姜子牙如今早已经没有之前的儒雅,那个俊俏书生也变得邋里邋遢,他早就没人遗忘了,但是姬龙没有。

  姜子牙看着长大的姬龙,一别这么多年,他很欣慰,姬龙总算长大了,懂得很多道理了,显然,这次掌权之后是来释放他的,他以后也可以重新教导姬龙,辅佐他成就霸业。

  裴晏也同样一脸欣慰,还好,总是疑神疑鬼的姬安终于挂了,姬龙这孩子也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经常跟在这小子身后,护卫着他,这小子可不像姬安,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这次明显是来解救自己的。

  “姜子牙,你当年入我姬家,一直跟在我身边,到底居心何在?还有,我爷爷的死,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

  “裴晏,你从我小的时候就一直鬼鬼祟祟跟在我后面,又有何居心?”

  姬龙双眼冰冷,默默望着姜子牙和裴晏。

  风很大,姜子牙和裴晏一脸错愣……

  苏恒也默默收回目光,没有继续去看,只是感叹了一声姬安教导有方,姬氏后继有人……

  接着,苏恒又陆续扫了眼神州上的一些熟悉的地点,比如靠着自家隔壁的蜀山,如今空荡荡的,锁妖塔还孤零零地耸立在那里,只是被加封了结界,以留在神州那些修士的境界,大半人是永远也打不开的,能打开的,也不会那么无聊,这锁妖塔,算是成了空阳和司徒禅心留守的净土……

  还有四海龙宫,也静悄悄的,就好像普通的汪洋,很静谧,又或者东方鬼帝的鬼界山,牛魔王的火焰山等等,一切都归于平静,高境界的修士们几乎都走了,低境界的修士们面对灵气枯竭的神州,又驾驭不了这些风水宝地,整个神州,都变得很孤寂。

  “一切都变了,或许,以后也很难在想到回来看看了……”

  苏恒心中有些感概,想到了很多事,很多人,至今依稀还记得最初在大禹山遇见的那些人,都是自家兄弟,还有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接触的外人,林昭。

  对于林昭,苏恒是尊重的,正如林昭说过,你就算是高高在上的酆都大帝,有时候,我也会奢侈一下,把你当成我的朋友。

  林昭当初就表示的很明确,继续留在神州,甚至连来生都想好了,做个普通的人。

  苏恒没有劝说,只是表示尊重和理解,如今到了神州,也没有去看林昭目前的状况,或许,人家想要的就是一份安静……

  思绪千翻百转,苏恒终于叹了口气,慢慢消失在神州,那淡去的影子,就好像抹去了一切。

  苏恒走后不久,天空的深处,天道的声音自言自语响起:“这个家伙终于走了,也不知道干什么,都走了还动不动跑回来看看,好吓人……”

  ……

  新的神州,帝辛的人手在黑夜中悄悄离开了朝歌,若是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个人也是帝辛的得力重臣,尤浑,和费仲一起算是帝辛的左膀右臂,这次,尤浑接了帝辛密令,要偷偷出城,去请一个苦行僧,邀请他加入大商,共抗天门。

  那个苦行僧,按照帝辛得到的情报,至少有化神境九段的修为,完全不弱于天门的十二位太上长老。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