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九十七年之约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三百零五章 九十七年之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苏恒的神识在黑洞背后,清晰的看到了一幕幕画面,那是一片宽阔无边的广场,广场表面似乎是用一种像镜面一样的材料铺成的,站在上面,就好像立于清澈的湖面中心,镜面背后,是一片星空,星光点点,就像一副星空图,神秘而久远,透着一股沧桑味道。

  广场的上空,是一片墨黑,长长无际,看上去很压抑,好像触手可及,却又给人一种相隔甚远的距离感。

  这墨黑之下,星空广场之上,有许多黑影立于广场中间,这些黑影内都有生命的迹象,看不清虚实,很神秘,仔细看去,会发现,那黑影其实是一种雾体的存在,用来掩饰的,遮盖着背后的真实。

  “咦,似乎有新人来了?”

  苏恒明显感觉到许多神识一起扫了过来,就好像许多眼睛望着自己一样,他们发出来的声音,明明语言不通,但是苏恒瞬间就顿悟了他们话里的意思,很神奇。

  “是新人,呵呵,好久没有新人来了,有意思。”

  “有新人好啊,只要有新人,我就不用继续垫底了。”

  杂乱的声音不断响起,那神秘黑影群体,也不忌讳什么,当着苏恒的面,什么话都说了出来。

  苏恒很疑惑,这些玩意,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恶意,但是又极为神秘。

  “呵呵,新人,是不是很好奇这里是哪里?其实吧,每个新人到了这里的时候都会很好奇,没关系,我们和你讲解一下你就明白了。”

  黑影很热情,表面没有恶意,同时直接将所知道的全部一一告知。

  苏恒也不插话,默默听着,最后也总算是明白了个大概。

  此处空间是一种自然之力形成的,形成的原因就是各方世界的灵气融合演变而来的,每个创造世界的大佬都为这个天然形成的空间出了力,甚至很多人自己都不知道。

  这创造的世界自然是指像苏恒这样创建新神州,还有天道管辖下的原神州,都属于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只要灵气到达一定临界线的时候,就会反哺给这个天然空间。

  而所在的世界如果灵气浓厚度到达了一定的境界,那创造者就会看到一个黑洞,可以通过黑洞来到这里,毕竟他们当初不知不觉中都为这个空间出了力,不过原先那神州的掌管者天道太菜,只能反哺一点点灵气,加上现在自身又封锁了灵气,这神州灵气不涨反降,浓厚度太低,没有什么太大的贡献,得不到自然之力的认可,黑洞也就不会出现,这样下去,可能一辈子都发现不了这里……

  能出现在这里的,自然也代表着各自世界的灵气浓厚度很高,若是哪一天浓厚度降低了,那么他们就没有进入这里的资格了,除非等到下次灵气浓厚度重新恢复到那个临界点。

  总之,用这些人的话来说,苏恒所创造的新神州,灵气浓厚度够了,自然也看到了黑洞,出现在了这里。

  一方世界的灵气浓厚度想提升,需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就是等自己世界内那些修士修为不断提升,不断突破,才能不断的增加世界灵气的浓厚度,而这浓厚度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说不定中间还会出现一些意外,最明显的就是算天道那一次,因为规则之力出了意外,当前世界的灵气综合度超过了他的自身,差点没有自爆掉,最后靠着封锁灵气,又将修为高的修士迁移到苏恒这里,才保住了那个原先的世界。

  总的来说,千言万语,还是天道不够强,自身灵气无法驾驭自己的世界,不像苏恒,即使整天家里躺着,这自身灵气也每天都在成倍的增长,永远都不用担心自家这世界灵气会爆掉的那一天。

  “呵呵,新人,既然来了这里,那就要遵守这里的规则,按照以往的规则,每隔一百年我们就会进行一次比斗,从各自的世界调出一定数量的修士,然后各自不插手,让双方世界的修士进行比试,谁赢谁的名次就高于对方。”一个站在最前面的黑影介绍完后便开始说着这里的规则。

  苏恒虽然不太懂,可也听出了一点,从这些人的语气里听得出,就是拿自己世界的修士当做棋子,然后让棋子决斗比个高下,来派出名次,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纯粹就是一群大佬整日无聊,弄出来的消遣。

  至于自家世界的那些修士性命,他们根本就不看在眼里,都是他们创造出来的,自然不会珍惜,就算挂了,也可以重新再来,不过是一些棋子罢了。

  苏恒能理解他们这种想法,不反对也不赞同,只是学着这些黑影,神识一落入广场上,身体周围就自动衍生出黑色雾体,将他遮盖在其中,看不清虚实。

  “新人,这里每个人都有个尊号,你也可以在此使用你的尊号,方便下次称呼。”

  一群无聊的大佬,来到这里后也没有任何的利益争斗,他们在各自世界都是创造者,出现在这里,整日无所事事,相互聊天谈事,或者用手下的那些棋子来个比试,给自己找些乐趣,对于苏恒这个新人,他们也都表现的很友好。

  苏恒想了想,平静的说道:“我叫苏恒,尊号吗……大帝……”

  “原来是苏恒大帝,好,我叫长江尊者,来自长江大世界,大家以后可以多多交流,可以互相说下各自世界的趣事……”长江尊者很热情,在座的这些大佬最早的出现时间都是几万年前,也意味着,有几万年没有来新人了,大家交谈了这么多年,彼此都非常了解熟悉,这次好不容易来个新人,他迫不及待的想听闻一下新世界的一些趣事和风俗,好打发这每日的无聊。

  “苏恒大帝,我叫黄河尊者,来自黄河大世界,你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来找我,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黄河尊者也挤了过来,语气同样热情。

  不止他们二人,对于苏恒这个新人,大部分人都表现的很热切,这里没有利益,没有纷争,都是来自各自世界最高层次的大佬,以前只要每次一来新人,他们都是这般的热切。

  苏恒默默看着这些人,出乎意料,本以为会出现什么老人欺负新人的桥段,结果,当真是出乎意料……

  显然,对于真正的大佬来说,在普通人眼中那丰厚的利益,在大佬眼中,都是无趣的存在,反而,对他们来说,在座的都是强者,也是唯一有资格和他们说上话的,就算拼死把他们都弄死,那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岂不是更无趣?至于和自己创造的世界那些蝼蚁说话,又有什么意思?

  所以,他们巴不得多来些新人,大家多多交流,多想想一些花样,省的整日这般无聊。

  “你们刚刚说的比试,还有多久开始?”苏恒想了想,问出了一个问题,待了这么久,这算是他发现的唯一一个值得自己去问一下的事情……

  “上次的比试刚刚结束不久,下一场比试还有九十七年,苏恒大帝,新人刚来,没有根基,对规则又不太熟,这次你肯定要被虐了,哈哈哈。”

  一群哄笑声响起,每次一来新人,除了从新人嘴中了解到一个新世界的习俗和趣事之外,这每次的比试看新人出丑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了,反正每个新人都要经历这些,他们之前也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所有心里非常期待有新人到来。

  苏恒笑了笑,也没有在意这些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很自信的说道:“这可说不定。”

  “嘿嘿,新人,看样子你不服气啊,告诉你,新人就要有新人的态度,别这么自傲,这里谁不是从新人过来的?你要是不服气,敢不敢和我赌一下?”说话的黑影之前自称紫天上人,他的语气一直比较高傲,说话时,总流露出一股对待对待新人鄙夷的态度。

  “苏恒大帝,不要理他,这紫天上人就是个老奸巨猾的东西,别看他说话时耿直,好像是个冲动劲儿,实际是在算计你呢,到时候他肯定要和你赌灵气,你一个新人,能有多少灵气,要是输给了他,你所在世界的灵气浓厚度不够,以后想再来就难了。”长江尊者发出善意提醒。

  这些年来,他见过紫天上人这老东西骗过许多新人,每次他都把握住新人那心高气傲的性子,邀请对方对赌,然后将对方灵气赢来,这中间,他们也成功劝阻过几次,也失败过几次,凡是答应对赌的新人最后都败得一塌糊涂,毕竟是新人,底蕴不足,哪里是紫天上人这老东西的对手,最后灵气输的一干二净,还要老老实实回去重新开始,不过这期间,想重新回到这个浓厚度,中间又保证不出意外,就有些难了……

  所以,基本上那些输掉的新人,他们是没有再见过了。

  这新人本来就少,好不容易来一个,他们还没有聊够,还没有交流过瘾,要是让紫天上人这老东西给骗了,那他们以后多无聊啊,再等下一个新人要到什么时候啊……

  这些人的表现,苏恒自然都看在眼里,不管是激自己对赌的紫天上人还是看似好言劝阻的长江尊者等人,苏恒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从之前的谈话到现在为止,这些来自各个世界的大佬,言语里确实都没有把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那些生灵当做是一个生命在看待。

  他们觉得,只有存在这个圈子里的才有资格和他们说话,紫天上人因为无聊,想欺负新人来取乐,长江尊者等人也是无聊,害怕新人被骗,所以想留住新人,以后可以多多交流,有谈资。

  没有什么恶意,也没有什么善意,总之,双方都是太无聊……

  而苏恒,恰巧也是一个很无聊的人,无聊的人之间,总会相互找点乐子……

  况且,苏恒对自己很有自信,他看着紫天上人那团黑雾,笑道:“好,我答应和你赌,怎么赌,你说说看。”

  紫天上人听到苏恒答应,笑道:“新人,倒是有几分胆量,我们就赌彼此世界的九成本源灵气,谁输了就乖乖双手奉上,不要想着耍花样,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世界,但是我想找到你,还是很简单的,所以输了之后,不要想着逃跑,不然被本座逮到,就不是灵气那么简单了,连同你那一方世界,本座都将一并毁之。”

  世界的本源灵气自然是根本,若是拿去九成,只剩一成,那肯定是元气大伤,想在慢慢恢复,恐怕就不知道要多少年了,对其他人来说,这根本就输不起,但是苏恒不在意,别说九成,就算这新神州十成灵气都没了又如何,他转眼就可以给它直接灌满……

  “苏恒大帝,别听这老东西唬人,大家彼此之间都没有联系,只能通过这处空间才能相聚,他哪里找得到你本尊,所以听我说,就算输了,也别鸟这个老东西,一个指灵气都别给他,你就继续待在这里,每天没事陪我们聊聊就行。”黄河尊者立刻插话了,旁边还有几位尊重也都跟着插话,语气纷纷鄙夷紫天上人又在唬新人。

  紫天上人气急,还是威胁道:“新人,你和这群老家伙非亲非故,他们自然不会关心你的死活,巴不得你赖账,这样他们才有热闹看,所以若是输了,最好还是乖乖地不要耍花样,免得得不偿失。”

  苏恒听着紫天上人的话,呵呵一笑,虽然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自信满满的老东西,不过刚刚神识在紫天上人身上探查一番,无迹可寻,若是想找到这个老东西的位置,恐怕还要从灵气下手,或者等他回去时留下的一些踪迹来确定位置。

  可惜了,暂时只能先留这老家伙一命,九十七年而已,等得及……

  不过,这群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似乎都认为自己输定了,看戏也好,真心提醒也罢,他都不在乎,反正就是给自己找个乐子,至于输赢,他都已经想好了,最终吃亏的肯定是这紫天上人。

  紫天上人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来回逛了一圈,还在那说道:“新人,九十七年后,在此相聚,希望你到时候别做缩头乌龟,按照比试的规则,双方各出一千棋子,看谁的棋子最后存活的最多,那就算谁赢。”

  紫天上人张口闭口就是棋子,根本就没有把自己那方世界创造出来的生灵当做生命看待,他是真的当成棋子,供自己玩乐的棋子。

  “九十七年后再见了。”苏恒丢下一句话,也没心思继续停留,毕竟都是一群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就算中间有那么一两个妙龄美人,恐怕也有许多年份了……

  “现在的新人,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

  看到苏恒就这么随意的离去,紫天上人不满的发出哼声,周边偶尔有应声者,大部分都保持着沉默,紫天上人什么性格,他们都太了解了,典型的严以待人宽以待己,也都懒得接话。

  ……

  苏恒回到神州时,第一件事就是把目光投向之前那投放的机缘,毕竟是第一次,总是有点小期待……

  此时,那个年轻人已经从山腰一路逃到山顶,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而他身后,那群追杀者,执着的追了一路,正一脸狞笑着围拢过来。

  “聂离,你跑啊,继续跑啊。”领头的追杀者一脸凶相,狰狞的笑容看上去很可怖,后面跟着一群拿刀的下属也都发出了哄笑声。

  叫做聂离的年轻人看着那悬崖峭壁,脸色一阵苍白,他只学过一点皮毛武术,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必死无疑,他被这群人追杀许久了,当初仙人降下灵宝,他有幸得到一本上古修行之法,结果被人发现,然后便遭到追杀,当时他为了保命,直接将那修行之法丢了出去,本以为会换得一命,结果对方赶尽杀绝,依然派人穷追不舍,一直到至今。

  “本以为得到修行之法,我这一生可以改变,可以出人头地……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这些人手段凶残,若是被他们抓住,定是生不如死,还不如自我了断……”聂离看着云海中的悬崖,轻轻一叹,最终一脸死志,回首望向这群追杀者,道:“若是有来生,我定不会放过你们!”

  语毕,聂离一脸决绝,不再犹豫,闭上眼,转过身,一把朝着那茫茫云海跳了下去。

  后面的追杀者看到聂离跳崖,立刻围拢过来,看着茫茫云海,他们相视一望,嘴里嘀咕骂了几声,最后领头者朝着一干人等挥挥手:“走吧,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必死无疑,回去向家主交差吧。”

  此时,跳崖的聂离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落地了,只是神奇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痛楚,似乎这悬崖并不高?

  聂离睁开眼,左右四望,虽然四周都是云雾,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刚刚那一跳,似乎也不过两三米高度……

  他心里狂喜,劫后余生的他再次打量四周,终于在云雾之间隐约看到前面似乎有个洞口?

  看着那黑乎乎的洞口,也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况,聂离忍不住好奇,轻轻地,朝着那山洞走去……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