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说好的大帝亲授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三百零七章 说好的大帝亲授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黑熊力大无比,看到眼前这个弱小的人居然不躲不闪,想硬接它的攻击,它很生气,发出愤怒的咆哮,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无知的人了,以往,这些弱小的存在,见到它跑都来不及,有的更是傻乎乎的爬到树上等死,然后等着它爬上去找他们……

  那些人是傻,还能理解,可这个,似乎就有点楞了……

  聂离听到大黑熊的怒吼,心里更虚了,看着那扑来的身影,耳边已经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声音,他不由得紧闭住双眼,这还是他第一次这般胆大,不过好在心中还是有些底气的,毕竟是传自天外天的功法,还是大帝亲授的,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大帝亲授的功法,岂会怕你这大家伙……

  聂离心中几乎发出怒吼,那黑乎乎的爪子也终于落下,一把拍在他的肩头。

  爪子近身之前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就在想着,如今身怀这天下无双的金刚琉璃不坏之身,也不知道这有千斤力的巨爪落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又或者说,压根就感受不到什么感觉,因为这爪子可能连他皮肤外的防御都破不了。

  等爪子落下之后,聂离只觉得身体一麻,然后就没有感觉了。

  他心中一喜,果然,不愧为大帝亲授,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果然厉害,要是平时,挨这大黑熊一爪子,恐怕整个人都要被撕裂开来了。

  不过,他心中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一股剧痛突然传遍全身,然后他身体软绵绵的往后倒去……

  这时候,他才发现,刚刚那一爪子,不是没有感觉,而是太痛了,他整个人都直接痛的麻木了……

  他现在在仔细看去,才发现,自己这胸骨、胳膊肋骨等等一系列体内的骨骼,似乎都碎了……

  聂离脸一黑,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不是号称防御天下无双吗?不是传自天外天吗?不是大帝亲授吗?

  说好的大帝亲授呢……

  聂离想不明白,刚刚接受传承的时候,自己明明亲身体验了一番,这术法确实了得,他这个不懂行的人看了都觉得牛逼轰轰……

  为何结果会变成这样……

  本来开始还想着得到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去找张家报仇,喊一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到一年我就回来了……

  然后在打拼出一番天地,从此出人头地,扬名立万……

  结果,这现实太特么的残忍了,他再一次被这现实给毒打了一顿……

  以前虽然也挨过现实的毒打,但是这一次更狠,骨头都打断了……

  难道我一直在做梦?难道这一切都是梦里?那这个梦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希望是在娘死前做的梦……

  聂离体内的剧痛感越来越强烈,他快要晕厥过去了,他倒在地上,看到了那大黑熊又扑了过来,不过,心中却不是太害怕,因为,要么死……要么会梦醒……

  下面发生的一切,苏恒都看得清清楚楚,看到聂离被大黑熊一爪子拍飞,他也傻眼了,难道这下界变异了?金刚琉璃不坏之身还挡不住一个普通的黑熊一巴掌?下界都这么厉害了?

  苏恒立刻开始查找原因,同时手指朝着聂离那一块一指,瞬间,聂离四周,包括大黑熊,那一处,时间停止了流转,一人一熊都定格在那一刻。

  苏恒神识一动,一切经过瞬间了然于心,原来不是功法问题,而是他改造的时候忽略了一些东西,才导致出了问题,可以说,这聂离这一顿打算是白挨了……

  出问题的关键就是苏恒之前改造功法的时候逻辑出了一点问题,他是站在修士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反而忽略了普通人,修改金刚琉璃不坏之身的时候,只想着怎么去挡住修士的术法和灵气攻击,却忽略了普通人的拳头物理攻击……

  可以这么说,现在下界找出一个修士,用术法攻击聂离,可能都造成不了伤害,聂离还可以活蹦乱跳的,若是找一个普通壮汉,拿着一根棍子,直接给聂离来一下,那么聂离很可能直接一棍子倒地……

  俗称,免疫魔法伤害,物理防御等于零……

  好在,问题找到了,苏恒立刻再次修改起来,这次以聂离的身体为蓝本,手指微微一点,聂离体内的金刚琉璃不坏之身立刻转动起来,每条筋脉和气感也都发生了变化。

  看似复杂,但是在苏恒手中,也不过是几息时间便修改完毕。

  苏恒又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之后,这才收起聂离身旁的禁锢。

  禁锢收起,聂离和大黑熊都没有感觉,他们都不知道刚才时间停止了片刻的转动。

  大黑熊依旧在咆哮着扑来,聂离依旧一脸淡定……

  但是很快,聂离不淡定了,他发现体内多了一股热流,在身体内到处流淌,他的骨骼和内脏在慢慢的修复。

  这不是梦?这都是真的,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在自我疗伤?

  聂离发现了这点,心里一惊,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他的伤口复原的速度非常的快,骨骼也都重新连接起来,甚至,他都可以站起来了。

  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果然了得,居然这么快就修复了我的伤势,以后就算被人打也不怕了……

  聂离心中激动,然后眼前一黑,原来那大黑熊的爪子已经到了。

  看着这巨大的爪子,聂离心里非常的淡定,大不了就在挨一下,伤口很快就可以修复,不怕,大不了多挨几次毒打,等这大黑熊打累了他就有机会了……

  虽然聂离想了很多,但是这一次,大黑熊那爪子落下来的时候,却没有对聂离造成任何的伤害。

  反而,大黑熊还吃痛的退后了好几步,它捂着自己的爪子,一脸迷茫,刚刚感觉好像拍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石头上一样,这爪子,现在还痛的有些麻麻地……

  大黑熊没有太多的智商去思考一些问题,只知道眼前这个瘦小的人,它一巴掌下去后,自己会痛……

  它想不明白,又抬起巴掌朝着聂离拍去,可结果还是一样,它吃痛的收回爪子,这痛感更加强烈了,好像每次拍下去,这爪子拍的那类似石头的身体就越发的坚硬。

  不止大黑熊发现这对,聂离也发现了自身的情况,第一次,他被拍断了肋骨,第二次,他没有感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只是麻麻地,第三次,那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这身体,似乎挨的毒打越狠,防御力就越高,恢复能力也就越强,这是打不死的小强……

  原来这不是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这金刚琉璃不坏之身好厉害……

  聂离接受了自己变强的同时,精神上还有些恍恍惚惚,最近这发生的一切种种都在他脑海中闪过,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卑微的奴隶,居然可以得到这样的机缘,从此改变一生。

  如果早点得到机缘就好了,就可以好好保护娘亲了……

  聂离脸上的喜悦收起的很快,一想到死去的娘,心里就一阵难过。

  此时,对面那大黑熊,锲而不舍,再一次尝试了下,又是一爪子拍了过来,这次它觉得拍到的石头又硬了,它吃痛的叫了起来。

  聂离也被大黑熊的举动惊醒,看到大黑熊,他一怒,忍不住出手抓住大黑熊的身躯,下意识一拎,大黑熊那庞大厚重的身躯居然被他轻松的拎了起来。

  我这力气好像也变大了许多?

  聂离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胳膊,那看似瘦小的胳膊下,居然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好你个大黑熊,三番五次袭击我,现在轮到我了。”聂离看着手中惊慌失色的大黑熊,双手用力,将大黑熊高高举起,准备摔死这混蛋。

  被举到空中的大黑熊吓得哇哇直叫,它想不通,这瘦小的人类,怎么会这么厉害……

  本来是被它吊打的,结果瞬间反过来吊打它了……

  “罢了,今天能得到这番机缘,也是因为你,算了,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敢袭击我,定让你好看……”

  聂离高举着大黑熊,神色轻松,不过想到之前若不是大黑熊出现,堵在洞口外,他也得不到这机缘,想了想,便又将大黑熊放了下来。

  保留一条熊命的大黑熊落地后立刻远离了聂离,这个人太危险了,它只想躲开。

  聂离也没有管大黑熊,只是双腿微微一用力,整个人就从这山腰跃向了崖口。

  山腰和崖口离得很近,只是被云雾遮盖,站在崖口上看下面,看上去好像是万丈深渊一样。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张家,我来了!”聂离看着茫茫云海,发出了怒吼。

  而一直关注着一切的苏恒也收回了目光,聂离这样的人只是大千世界中微不足道的一员,唯一的优点就是福缘高,机遇好,所以才有了改变一生的机会。

  苏恒没有在过多关注,也没有兴趣了解后续聂离是怎么报仇的,之前关注聂离只是表面,真正关注的还是那金刚琉璃不坏之身,这份机缘降下,聂离最初那道时虽然出了点意外,不过后面苏恒一番改良之后,也就再没有其他的问题了,接下来,也就可以安心的去创造更多的机缘。

  虽然对于九十七年后的那场比试,苏恒并不在意输赢,但是既然有了降下机缘的心思,那索性就将两件事结合在一起,又能创造机缘,提高下界整体修士的修为进度,又能顺便准备一下之后和紫天上人的比试。

  像鸿钧所说得,最稳妥的胜利方式,自然就是造出一千尊圣人境修士,现在这方世界达到圣人境的,并不多,知道和不知道的,撑死加一起也就十来人,想在九十七年里造出一千尊圣人,基本是不可能的。

  苏恒也没有过多纠结造圣这个问题,而是选择了继续创造机缘。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接下来,苏恒灵感很丰富,比如将机缘放在一条鱼腹中,这鱼儿会在河里一直游动,永远都不会死去,就像一个正常的鱼儿一样,若是哪天谁运气好,将鱼儿钓起来,剖开鱼腹,便可以发现腹中的秘密。

  或者造一副普通的画,画有不同,而每张画中只有一个细节有些不同,若是谁有闲心,细心点,仔细观察的话,就可以发现这个细节,从而得到机缘。

  又或者像聂离这样的,直接造一个类似于洞府的存在,随机投放,可能会出现在深山老林中,也可能会出现在名贵豪宅内,又或者出现在奴隶的小屋内,所有的一切,都有可能。

  创造机缘的速度很快,苏恒一个念头,很快便有许多机缘出现了,纷纷投放到下界,里面有术法,有宝物,有神奇能改变资质的果子等等一系列足以改变人一生命运的存在。

  这些投放下去之后,总有些运气不错的,能立马发现,然后获得机缘,瞬间翻盘……

  苏恒在上面看的有趣,看着许多人的命运在自己手中发生改变,又或者机缘近在眼前,有些人却错过了,从此继续默默无闻时,总有种恶趣味……

  这期间,苏恒一直都缩在阁楼内,苏大总管前前后后来了好几次,不过每次看到苏恒一个人痴楞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嘴角偶尔露出一丝笑容就知道自家这大帝肯定在神游太虚了,也不好打扰,索性又退走了。

  苏恒自然知道外界的情况,不过没有感应到危险,自然不会在意,只是默默看着一个个小人物上演一波改写人生,又或者看一些本身就含着金钥匙的天子骄子再次锦上添花……

  这些机缘的降落,受到影响最大的,自然是天门和世家,只不过机缘降落的时间还不长,这些打破格局的存在暂时还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威力。

  但是暗中,开始谋划,对天门和世家下手的人越来越多了,甚至许多修士都已经在暗中联络到大商的皇族势力,他们打算借着皇族的名义,名正言顺的将天门拉下马来。

  说到皇族,自然就要提到皇族的最大扛把子帝辛。

  最近帝辛心情好了许多,特别是尤浑将苦行僧请到了宫中,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加上苦行僧本身实力不俗,善于伪装和隐匿,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苦行僧每次都在帝辛身边,说着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比如说他帝辛得大帝垂爱,以后前途无量,他是天命所归,天门和世家注定会失败等等一些列话语。

  这些话,帝辛听着自然高兴,不过他没有膨胀,依然小心翼翼的,他不想因为自己一个大意而前功尽弃。

  最近,越来越多的修士通过各种手段来联系他了,为了安全,不给天门那边抓到把柄,他和他身边的亲信自然不会亲自去接触这些人,都是以前暗中的一些亲信来联络的,这些亲信也没有直接说出他的身份,只是虚虚实实,故意含含糊糊地给人一些遐想。

  就算天门发现,也不能断定是他在后面搞风搞雨。

  天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动帝辛的,一来冒然动一国之君,只会使得天下动乱,而且帝辛在奴隶中深有威望,灵石矿又需要奴隶来挖取,若是奴隶乱了,那最后损失的还是天门,二来就是帝辛身上有龙脉护体,气运加身,除非他失了智,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不然其他人根本就别想加害他。

  天门也知道这些,所以也早早地就做了几手准备,比如先弄臭帝辛的名声,现在外面到处都在传言帝辛沉迷酒色,不上朝,还造了什么炮烙之刑,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劝谏的忠臣,又搞了什么酒池肉林,整天待在里面,并且还宠信妖妃妲己,不理朝政,这些不利于帝辛的流言,都是天门在外面传播的,为的就是将来真的出了意外,他们也好第一时间做出准备。

  而且,他们还将苏护的女儿妲己送给帝辛当做妃子,苏护是他们的人,那妲己自然也就会听他们的话,他们指使妲己不断迷惑帝辛,等帝辛对妲己言听计从的时候,哪一次天门有什么谋划的话,可以让妲己在帝辛身边吹耳边风,让帝辛做出利令智昏的事情来,惹得天怒人怨,这样两手准备下,他们也就可以动一动帝辛了。

  不过,让他们担忧的就是有些吃不准帝辛和仙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传言说帝辛身上的云龙就是仙人赐下的,这个他们当初也亲眼见到了,不知道若是动了帝辛,会不会惹怒仙人?

  天门虽然担忧,可暂时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将来如果真的出了意外,他们自身难保的话,也就管不了许多了,更别谈顾忌什么仙人了。

  “大王,比干求见。”

  朝歌的宫延中,有官员通报皇叔比干求见。

  听到比干这个名字,帝辛脸色瞬间阴沉了许多,皇叔比干,他所做的一些事情,帝辛其实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让皇叔进来。”

  帝辛神色冷漠,语气冰冷。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