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哼哈二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开局就无敌第三百零八章 哼哈二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帝辛这次在御书房约见了比干,帝辛难得换了一身新装,对于比干,他心里是很复杂的。

  皇叔比干,他小的时候就听民间传闻说皇叔比干爱民如子,经常为民请命,为百姓减免徭役,是个好人。

  对底层的百姓来说,谁对他们好那谁就是好人,显然比干符合这个好人的标准。

  那时候,帝辛就想过,自己长大后也要像皇叔这样,为民请命,还要释放那些可怜的奴隶。

  后来,他的父王在酒醉中和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比干爱民如子,到底他是大王,还是我是大王?

  这一句话当初帝辛还没有想明白,后来长大了,慢慢地才懂了,原来,父王并不傻,看的比很多人都透彻,只是迫于局势,只能做一个无能的君王。

  再到后来,他登上王位之后,看看比干做的种种一切,他才明白,这位皇叔,恐怕一直都在盯着这个王位,甚至为了王位,暗中还和天门眉来眼去。

  因此,他也开始厌恶起比干来,对于这个皇叔,再无好感。

  不过,帝辛还是希望比干能醒悟过来,不要在继续与虎谋皮,他们身上流淌的都是皇族的血脉,比干和天门合作来对付自家人,他真的不想看到……

  出于年幼时对比干的深刻印象还有尊重,帝辛穿着崭新的华服,坐在玉案前。

  玉案前摆放着一盏香炉,青铜所铸,几缕青烟徐徐而出,整个书房内都弥漫着一股淡淡清香,不刺鼻,又醒神。

  随着一个宦官的指引,比干穿着一身文士袍走了进来。

  比干留着一些细密长须,脸上微微有些皱纹,看上去有些衰老,脸色灰暗,透过眼神,看得出来,他心事重重。

  “大王,你已经三月未上早朝了,现在天下议论纷纷,都说大王宠信妖妃妲己,不知此事是否属实?”

  比干说话的时候,双眼紧紧盯着帝辛,也不避闪,眼神中缺乏一种对天子的敬仰。

  帝辛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很失望,本想着以最好的精神去面见这位皇叔,就是想好好谈一谈,不过这相隔许久的再一次见面让他明白,这已经没什么可谈的了,皇叔比干,终究还是倒向了天门那边。

  从他见面的第一句话不是像一般群臣那样劝帝辛上朝,而是质问有没有宠信妖妃妲己就知道,比干这次来,是有预谋的。

  这次的会面不管结果怎么样,只要比干一离开王宫,外面肯定会在天门的运作下到处流传皇叔比干进宫劝阻大王上朝,结果被大王呵斥赶出王宫……

  以比干以前在民间的威望,加上他这些年来和天门合作,在天门的帮助下,已经得到了很多朝臣的支持,到时候,和帝辛近来的所作所为对比起来,世人必定会漫骂帝辛是昏君,比干才是明主,应该让比干来做大王的位置。

  这些,帝辛敢肯定,绝对会发生的,天门近来暗中的小动作,他都清楚的知道,不过为了麻痹天门,为了暗中发展等待最好的时机,他一直在隐忍。

  但是这一次,他忍不了了,天门以前还顾忌一些事情,现在却这般放肆,直接明目张胆的对皇位打主意了。

  帝辛虽然气,可心里也有点高兴,因为天门这般着急,也说明,现在外界天门的掌控力越来越弱,局势越来越模糊,天门已经开始担忧了,他们想排除一切不稳定因素,只想把主动掌握在自己手中。

  一个不稳定的君王,哪里比得上一个听话的皇叔。

  “大王,还请回答。”

  帝辛想了很多,但是被比干一句话打断了思路,看着比干盛气凌人的模样,帝辛轻轻一叹,以前,这位皇叔就算有想法,明面上也不会这般咄咄逼人,可是这一次,说话的语气就差没有直接开口教育他了。

  帝辛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冷声道:“听闻皇叔有七窍玲珑之心,可洞察一切,那么皇叔认为此事属实吗?”

  比干一愣,眼前的帝辛和以前的帝辛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以前的帝辛,看上去碌碌无为,现在的帝辛,就像一把锋利的剑,在剑鞘中随时都会拔出来。

  感受到帝辛的变化,比干也难得严肃起来,他这才想起两者间的身份,语气微微平缓一些,干笑道:“大王说笑了,没想到大王也会听一些俗世传闻,不过,这七窍玲珑之心,微臣还真有一颗,臣这颗心,能辨别是非,能看到百姓疾苦,能判断善恶忠奸。

  大王若是不在沉迷酒色,并且斩了费仲尤浑这两位奸贼,此时醒悟过来的话,也可以和臣一样,细心观察,观看世间的一切,那自然也和臣一样有颗玲珑之心了。”

  帝辛看着比干,等他说完后,慢慢站起,高高俯视着下面的比干,道:“既然这七窍玲珑心被皇叔说得这么神奇,那孤王还真想看看,就劳烦皇叔了。”

  帝辛神色平静的说完,比干脸色一变,总感觉心头跳得厉害,这位大王变化也未免太大了,这次从头到尾都有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来人,替孤王将皇叔的七窍玲珑心挖出来看看。”

  帝辛接着一句话落下,吓得比干差点没魂飞魄散,他看着帝辛的脸色,听着那语气,并没有开玩笑和吓人的意思,他哪有什么七窍玲珑心,他就和正常人一样,这心要是被挖了,那肯定会死。

  他不知道帝辛发了什么疯,居然会突然对他下手,本来,他都和天门商量好了,这次进宫就是趁机在打压帝辛一下,同时给自己涨涨声望,好为未来提前做准备,天门信誓旦旦的保证宫内一切都没有问题,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下,这帝辛哪来的底气朝他下手?

  比干想离开这里,想跑,他转过身,就要朝门外冲出去,不过后面立刻被两位壮汉挡住了身形。

  那两位壮汉长得凶神恶煞,一位叫郑伦,一位叫陈奇,是一个村子里走出来的,得了仙人赐下的机缘,一位腹中养出一道黄气,只要张口一哈,就会喷出一道黄气,将人魂魄吹散,一位鼻中一道白气,只要鼻孔一哼,便声如洪钟,震得人呆若木鸡,任他处置。

  这两人得了机缘之后,加上修炼天赋不俗,很快就从默默无名的小卒晋级为震慑一方的大佬,后来被帝辛的人发觉,然后由苦行僧掩护,将这两位送入宫中,暗中保护帝辛,作为门神。

  帝辛极其欣赏这二人,便封他们为哼哈二将。

  哼哈二将挡住了比干的退路,同时张口一哈,黄气扑出,比干无法抵挡,直接一命呼呼。

  帝辛看到后微微闭眼,过了片刻后睁开双眼,虎目多了一丝狠色,他拔出腰间佩剑,将身前玉案斩断,怒喝道:“天门欺人太甚,事已至此,那便不死不休!”

  御书房内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天门放置在宫中的人手。

  为了更好的监视帝辛,王宫中的宫延侍卫一直都是天门弟子所当任,他们足以应付一系列突发情况,以前,他们都一直比较警惕的,若是天门的人来和帝辛谈话,他们都会暗中跟随保护,而这次,一来是因为帝辛最近沉迷酒色,他们心中大意了,二来比干只是和天门有合作关系,毕竟不是自家人,他们也不是太在意,所以就没有保护的那么周密,没想到这次意外就发生了。

  他们围拢在御书房的门外,拿着兵刃,警惕的看着书房的大门,他们听到了比干的惨叫,虽然想冲进去看看,但是上面之前就说过,不准对帝辛无礼,于是,他们只能派人去请示耿先生。

  耿秋生一直都驻扎在朝歌,平日里的任务和分配都是他来任命的,在朝歌的天门弟子也都听命于他。

  咔嚓——————

  御书房的门被推开了,最先走出来的是哼哈二将两人,他们手中,还拎着比干的尸体。

  哼哈二将蛮横的将比干的尸体丢向挡在门外的护卫,嘴里道:“比干对大王不敬,欲图谋不轨,已经被我们兄弟绳之以法。”

  领头的护卫看到比干的尸体,愣住了,他没想到比干就这么死了,不由得,他身上开始冒出冷汗,这次负责护卫比干入王宫的是他,如今比干死了,他难辞其咎,上面怪罪下来,他第一个遭殃。

  “你们好大的胆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们?你们是怎么闯入王宫的?来人,给我将他们拿下!”领头护卫看着哼哈二将,发出愤怒的咆哮。

  天门的人一直在宫中高高在上,为所欲为,也不管帝辛当面,纷纷拔刀扑去。

  “你们这群逆贼,居然敢造反!”

  哼哈二将得了帝辛命令,也不犹豫,朝着天门子弟扑了上去。

  天门弟子瞬间惨叫连连,帝辛站在后面,默默看着一切,他手中握着天子剑,眼神冰冷,这一次,算是彻底和天门撕破脸皮了。

  “住手!”

  一声暴喝响起,耿秋生到了,这位代替天门坐镇朝歌多年的耿先生听到帝辛这边生出乱子时,他还很惊讶,没料到这逆来顺受的帝辛会反抗,还杀了比干。

  比干是他们的下一手准备,随时准备替换掉帝辛,现在外面局势动乱,天门不希望朝歌也出现乱子,所以换掉大王是最好的选择。

  这次也是他指示比干进宫的,甚至外面的流言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比干进宫后在出宫,他就可以将这些流言传遍天下,但是,比干死了……

  真的是出乎意料。

  耿秋生黑着脸,快速走来,他这个人,身旁还跟着许多天门的修士,这些修士和驻扎在宫中那些弟子不同,那些弟子只是学了些皮毛,而这些贴身保护他的修士则是真正的高手,他这个人,没什么太高的修炼天赋,最大的优点就是脑子好,所以才被派来专门处理这些俗事。

  这次比干死了,那很多事情都要改变策略了,比干一死,牵连还是有的,甚至还会影响到他耿秋生在天门太上长老们心中的份量。

  这该死的帝辛,到底想干嘛!

  耿秋生心中怒吼,他走近了御书房,更让他气愤的是在他喊出住手时,帝辛那边并没有停手,那两个打头阵的壮汉将天门弟子一个不留,全部赶尽杀绝!

  “帝辛,你这是要和我天门作对吗?!”

  耿秋生也顾不上什么表面工作了,直接愤怒的吼出帝辛的名字。

  以前,耿秋生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和蔼可亲,很少有人能看到他会这么愤怒,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一旦动怒,那么那个惹怒他的人必定没有好下场。

  “哼,我还想问问耿先生你,天门的弟子拿着刀包围我御书房,究竟想干什么?是不是想造反?!”

  帝辛第一次用平等的语气和耿秋生说话,说出来的这些话,也让他内心一阵畅快,憋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一次性爆发出来了……

  “帝辛,不要和老夫玩这些把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翅膀硬了,想和我天门硬抗了?”

  耿秋生老脸皱纹挤在一起,他愤怒的指着帝辛,若不是这年轻的大王牵连甚广,他早就下令弄死他了。

  帝辛听着耿秋生的怒吼,看着他大不敬,指过来的手指,冷冷一笑:“不玩把戏?好,那就不玩了,给我将这老狗宰了。”

  最后一句话是对哼哈二将说的,帝辛就是这样,既然决定了和天门撕破脸皮,那就不会在管那么多了,耿秋生这老狗,他早就想动了,忍了许久了,这一次,也不用再忍了。

  哼哈二将对帝辛言听计从,立刻一把扑向耿秋生。

  天门的修士看到后也立刻将耿秋生护在身后,和哼哈二将战成一团。

  耿秋生此时也慢慢冷静下来,看到哼哈二将那陌生的面孔,他立刻猜到,这帝辛怕是早就开始不老实了,上次那释放三十万奴隶一事也是早有预谋的,压根就不是年轻人的热血冲动,还有之前他的种种试探,恐怕也都是假的,这一次帝辛敢和他天门撕破脸皮,恐怕也是有什么依仗。

  耿秋生很聪明,冷静下来后便想到了许多,立刻回头对身边一位贴身保护的修士道:“你速速回门里,将此事原封不动的禀告掌门,让他定夺,快快速去!”

  “是。”那修士也不犹豫,立刻转身就走。

  帝辛也远远看到一切,他也转过头对旁边的修士说道:“去吧,联络几位大人,一切就按照我们之前做的那样,计划提前开始吧。”

  那修士也知道帝辛的计划是什么,有些遗憾的点点头,领命下去了,这次若不是比干的突然出现,激怒了帝辛,恐怕这些计划还可以在稳妥一些,毕竟现在外面更急的是天门那边。

  如今王宫内潜藏着许多帝辛之前让人拉拢过来的修士,以前他们都不在王宫内,就是怕被天门的人发现,后来苦行僧入宫后,帝辛便有了底气,让苦行僧用秘法来遮盖这些人的气息,除非天门那十二位太上长老过来,否则天门的弟子,就算他们掌门也别想发现端倪。

  只是天门十二位太上长老整日闭关修行,早已不问世事,又怎么可能会好好地跑到王宫来。

  这次耿秋生让人回去求援,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此时的王宫内,到处都是帝辛的人。

  “大师,还请出手,拿下耿秋生。”

  见哼哈二将和天门修士不相上下,帝辛扭过头,朝着暗中恭敬说道。

  “阿弥陀佛……”

  黑暗中,一位麻衣赤脚僧人慢慢走出,他气质沉稳,站在那里,好像一尊大山,给人一种厚实宽心的感觉。

  僧人看了眼躲在人群后面的耿秋生,微微一笑,朝着耿秋生的方向伸出了手……

  “这帝辛,倒是挺狠的。”

  看到这一切的苏恒,给了一句话算是评价,这帝辛动起手来,可是什么都不顾了,甚至都开始直接朝着耿秋生下手了,耿秋生在天门的地位并不低,动了他,那就真的要面临天门的全面怒火了,不过,帝辛现在有如来相助,加上其下暗中还有许多修士,又和一些势力还有世家眉来眼去的,这些加在一起,胜算也不小。

  苏恒又看了眼下面那些倒地的天门弟子,轻轻一叹,这些底层的人才是最惨的,然后他也没有再多看,而是转过头去,重新去观察其他地方的情况,至于帝辛这边,等到天门的人来了在注意一下。

  如今天下机缘遍地,不少人得到机缘后一飞冲天,资质好的,更是远超常人。

  苏恒挺满意的,这种亲手改变一切的快感一般人哪里能体会得到……

  接下来,他所要做的,就是护佑着自己所创造的世界,快速发展,等他们成长起来,最好在弄出一千尊圣人,然后九十七年后在一见分晓。

  ……

  PS:这几天忘记求票了,嗯,想一次性都补上……求下票票,请各位大佬们动下手指投点票票,谢谢…………


一开局就无敌 https://www.pinsuge.com/Read/588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