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嘉因哲一 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西疆月第十八章 嘉因哲一 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书童赶忙上前答话:“不是不是,我家先生只是过路的,因有急事在身,这才连夜赶路,惊扰了各位,还望原谅则个。m.wanmeiweilai.com”

  “刚才敝帮毛香主死于非命,不知与二位有没有关系?”

  说话间,一个五短身材的壮汉带着一群人拦住去路。伍拾玖见那壮汉一双眯缝眼,肉头鼻,两个门牙之间好大的缝隙,一部乱蓬蓬的络腮胡子,看上去面容奇丑,只是两侧太阳穴高高鼓起,显得内外兼修。

  黑夜中忽然遇到强人拦路,中年书生倒也不慌,从容下了骡子,朗声道:“各位好汉请了,在下谋了个应天府书院教席的闲职,因急着去赴任,深更半夜路过宝地,还望各位好汉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罢。”

  壮汉问身旁一人道:“你说楼小楼去接一位贵客?”

  “启禀帮主,正是。”

  “是他吗?”

  “回帮主,姓楼的说要接一位书院的贵客,此人又口口声声说要去应天府书院,不知是不是巧合。”

  伍拾玖认出那人正是被楼小楼吓跑的水龙帮帮众,听他喊壮汉“帮主”,心想,莫不是他就是水龙帮帮主“丑五侯”?记得赏羽老人说过,十灵先生中,这丑五侯也算一号人物。

  果然就听那壮汉道:“我丑五侯尊师重道,从不为难教书先生。”

  中年书生拱手道:“多谢多谢……”

  丑五侯将手一摆:“哎,你先别忙谢,有些话还需讲在当面。应天府的楼捕头刚才说要去接一个书院的贵客,结果却打死了我一个手下,这笔帐却不得不算。说不得,只好请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倘若楼捕头要找的人不是先生,我们自然会放了你。”

  小书童急道:“我家先生可是南京留守晏大人特邀来的,你们……你们就不怕官府怪罪么?”

  丑五侯哈哈大笑:“就是晏同书自己来了,我丑五侯要带走的人,他也休想拦住。”说着一摆手,几个人就要上来抓那书生。

  小书童护主心切,张开双臂拦住众人:“你们不许碰我家先生……”

  一名水龙帮帮众抽出鬼头刀,寒光一闪,小书童的一绺头发被削了下来,吓得面色惨白,上下牙咯咯直响,只是依旧张开双臂,寸步不让。一群人哄然大笑,有人高喊:“先卸了他一条胳膊,再卸他一条腿,看他还敢逞强不。”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啊、啊”两声惨叫,一条胳膊和一条大腿飞过人丛,落在地上。这一下变故来得太快,众人眼睛齐刷刷望向小书童,却见他完好无恙站在原地,只是吓得浑身筛糠一般,不停地抖动。

  “什么人?”

  丑五侯一个箭步扑向一旁的树丛,接着砰砰砰砰四下交手之声,又连连退了回来,面色铁青道:“尊驾偷了我三颗不老参,又在这里偷袭暗算,到底意欲何为?”

  伍拾玖居高临下,看到草丛中藏身之人,正是嘉因哲一。只是他什么时候再次上岸,何时动手砍伤水龙帮帮众,自己竟没注意。就在刚才,丑五侯连出四拳都被他以攻代守轻描淡写化解。

  “我看看你的土灵诀好不好。”

  嘉因哲一说着,双手一合,蓦地路旁那块歇脚石平地飞起。这歇脚石少说也有四五百斤沉,竟然像自己生了双翅一样飞向丑五侯,在场众人无不吃惊。

  丑五侯大喝一声,伸出两掌硬生生接住飞来大石,双脚向后倒退了几步,深深陷入泥土中,伍拾玖见他满头青筋暴起,想是正拼尽全力。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嘉因哲一已站到大石前,单手轻轻一拍,再看丑五侯,整个身子像是一枚铁钉被砸入土中,只剩上半身露出地面,脑袋上豆大的汗珠流了下来。

  陡然间就听一声暴喝“开”,那块大石“哗啦”碎成了拳头大小的石块,散落一地。丑五侯从泥土中跳了出来,冲着嘉因哲一挥拳就打。哪知这一拳过去打了个空,后背上被人拍了一下,一回头,嘉因哲一正笑呵呵地站在他身后。

  丑五侯转身飞起一脚,对方又已不见,忽然觉得有人在左耳旁吹气,余光一扫,正是嘉因哲一。伍拾玖看得明白,这两次移步转身,步法之妙,速度之快,前所未见。

  打到这个份上,丑五侯心知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一头的热汗也变成了冷汗。

  嘉因哲一捡起地上一个碎石块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土,土灵诀不是这么用的。”说话间,手上的碎石块一震,划为粉末,一阵风吹来随风飘散。

  丑五侯瞧得目瞪口呆,正不知说什么好,忽然嘉因哲一出手如电,点中他大腿内侧“冲门穴”,还没等他倒下,又在他身上隐白、大都、太白、公孙、三阴交、阴陵泉、商丘等42处大穴一一点过。

  这些穴位,都属足太阴脾经,丑五侯体内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血液几乎无法流通,一张丑脸涨成紫色。

  他张了张嘴刚要叫骂,却被嘉因哲一捏开大嘴,顺手从路边摘下一棵草棍儿,在他舌头底下的“连舌本、散舌下”连戳两下,疼得丑五侯闭也不是,张也不是,话也说不出,只是抱着下巴在地上“唔唔”打滚。

  其他人见帮主几招就被这矮小的和尚制服,都觉得不可思议,有的人连喊“帮主中了妖法,兄弟们上啊,杀了这妖僧……”正要上前解救,哪知举起刀才迈出几步,忽然身体僵硬,动弹不得。几十个人像木偶一样定在原地,却是嘉因哲一嫌他们碍事,随手抓起一把草叶扔出,逐一点中各人穴道。

  伍拾玖心道:难怪这人当年力挫中原武林,单凭这一手飞花摘叶的打穴功夫,当今天下能有几个人做到?虽然《抱玄心经》中也有类似的功夫,但他目前只是练习了火灵诀和先天十二式,那些极为高深的功夫因为文字艰涩难懂,还没关注过。

  丑五侯在地上翻滚了一会儿,慢慢停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从“连舌本、散舌下”等穴位,一直到脚尖“隐白”等穴位,气血逐渐通畅,淤堵酸麻的感觉渐去,一股新增的力量渐生。

  嘉因哲一道:“你的足太阴脾没打通,吃了异兽灵丸又不开窍,土灵诀不能用蛮力,不妥,大大不妥。常以此往,会受很重内伤。”

  他拿起一块碎石放在丑五侯掌心:“现在用土灵诀。”

  丑五侯将信将疑,依照平时运功法门,运起土灵诀,那石块竟然也是一震,接着划为粉末,顺着指缝滑落,不由得震惊不已。

  嘉因哲一道:“土生万物,对应足太阴脾经,是气血生化的……的……的祖宗。”说着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宋人的话不好,你凑合听。”

  丑五侯这时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哪有心思笑话别人。嘉因哲一接着又把土居五行正中,与人体脏腑经脉的关系磕磕巴巴地讲了一遍,丑五侯听得连连点头。

  “刚才失手冒犯前辈,罪该万死,不知前辈高姓大名,还望赐下。若不嫌弃,请收肖望北为徒。”

  肖望北这三个字一出口,树上的伍拾玖心头就是一震:肖望北?肖望北正是《地狱变相图》手绘本线索中备注的第五位通灵使者,没想到便是眼前这位水龙帮帮主丑五侯。

  嘉因哲一笑笑,指着伍拾玖藏身之处道:“你还是帮他吧。”说着抬头冲着伍拾玖藏身之处挤了挤眼:“不好意思呵,我看了你的线路图,上面有这个人的名字。”

  伍拾玖好不尴尬,再不现身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忙从树上纵身跃下,来到丑五侯面前拱手道:“风火堂弟子伍拾玖,拜见肖帮主。”

  肖望北回礼道:“我道是谁藏在树上,听着气息绵长又不事张扬,还以为碰上了厉害的对头。原来是观音龙象寺大败天瘴门的伍少侠,久仰久仰。”

  伍拾玖一愣:“啊?你也知道这事?”

  “伍少侠是方今天下第一位通灵使者,已得白云先生真传,三招两式击退天瘴门帮主,江湖上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啦。”

  伍拾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我这三脚猫的功夫,竟然还有人夸我。这位嘉因哲一老师是从东瀛来的高僧,他才是大神级人物。”

  肖望北再次拜倒:“原来是东瀛来的高僧,今日点拨恩同再造,请收肖某为徒。”

  嘉因哲一扶起肖望北道:“你以后要做好人、做好事我就很开心了,你们都是通灵人,将来还有大事情,我是闲鹤野云,到处走走玩玩。”

  肖望北见他婉拒自己,还想再恳求,嘉因哲一摆了摆手道:“你们聊吧,我要去玩了。这世上还有没有什么高手可以打架,快告诉我啊?”

  伍拾玖见他年龄这么大了,还是一副顽童的脾性,知道他说走就走,留也留不住。想想当今世上还能有什么人与他一战?

  蓦地想起一个地方。

  “有了有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很多高手。”

  嘉因哲一立刻两眼放光:“是谁是谁,快说给我。”

  伍拾玖道:“天下武学,都推少林寺为正宗,灵丘方丈一身绝世武功,大力金刚掌冠绝天下,达摩堂、般若堂里更是高手如云,而且和前辈一样,都是佛门弟子,前辈……前辈……我还没说完呢……”

  不等伍拾玖说完,嘉因哲一身形一晃,消失在黑夜中。

  肖望北问起伍拾玖如何与嘉因哲一遇上,伍拾玖倒也不隐瞒,将自己寻找通灵使者的经历,以及这次被黑月明打伤的情由一一说了,最后不好意思道:“这几天偷偷吃了肖帮主三颗不老参,心里实在是惭愧,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才好。”

  肖望北哈哈大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这种草药虽然珍贵,但终究是身外之物,今日得此奇遇,已是三生有幸,区区几颗人参算得了什么。”

  伍拾玖心想,看来这丑五侯倒是个豪爽之人,不知将来合力关闭灵门,愿不愿出力。当下拿出绘本,将他第五位通灵使者的身份说了。

  肖望北道:“那是肖某莫大的荣幸了,全天下一共九灵,我便占了一个,伍少侠尽管放心,将来但有差遣,托人捎个信来,肖某出人出力,在所不惜。”

  伍拾玖大喜,连连称谢。肖望北又拉着他,非要请到水龙帮一聚。

  他们在这边又是动手又是说得热闹,那中年书生却置若罔闻,只是背着手抬头看着月色呆呆出神,倒是小书童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十分好奇,脸上表情跟着不断变化,十分投入。众人正准备离开,这才想起还有他二人在一旁。

  伍拾玖道:“肖帮主,不如让这位先生先走吧。”

  肖望北看了看二人,摆了摆手道:“嘉因哲一老师既然叮嘱说今后要做好人做好事,打从今日起,肖某在绿林道上便去了恶名,一心向善就是。二位,请吧。”

  小书童欣喜若狂,连忙一揖到地:“帮主宽宏大量,不胜感激!”

  中年书生不卑不亢,微施一礼,淡淡地道:“既如此,谢过了。”接着不慌不忙跨上骡子,扬鞭要走。

  水龙帮帮众见他始终从容不迫,神情倨傲,有的人心中愤愤不平:“一个穷酸书生,什么了不起……”

  “就是,要不是帮主宽宏大量,此刻哪有他的命在?”

  “还说什么去应天府书院教书,瞧那样子,八成是落魄书生在那里自抬身价吧。”

  那书生微微一笑,只做不知,两腿一夹骡子,径自去了。

西疆月 https://www.pinsuge.com/Read/8155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